“苟且”宰相有远见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0-29

元世祖至元26年,伯颜罢相,进入枢密院,右丞相一职由完泽充任,大元朝的历史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强基固本。

蒙古是一个崇尚武力的民族,马上得天下,亦以为可以马上治天下,“灭宋大元帅”伯颜就是代表性人物,冲劲可嘉,但幼稚可笑。

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疆域那么大,大有大的难处,想不到、做不到、甚至做错了的事情多了去了,不知反省矫正,难免要摔大跟头。比如当时江南数省的情况就不容乐观,“如大病始愈,必有余疾,此才已而彼又见”,“新官莅任,数有重难之役,并缘侵渔豪横吞噬之徒,又乘间而出,短于支拄者,率身陨家毁”。这么搞下去,百姓没了活路,还不揭竿而起呀!

完泽就任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忽必烈奏请免除了全国百姓历年的欠税。此举使人心归附,显而易见,主要功效还在于促进了经济发展。百姓没了债务负担,便不再怨天尤人、熬天度日,而是安居乐业,专事生产。此举亦颇显完泽的远见,到元成宗大德中叶,短短十余年,“京畿所储充足”,这对长期受到财用不足困扰的元朝政府来说,无疑是个利好。

有趣的是,在蒙古诸亲王的眼中,完泽却是个“烂好人”。

如太子真金(忽必烈的长子)就公开评价完泽是少见的“善人”。由于真金死得早,忽必烈弥留之际寄希望于嫡长孙铁穆耳,他明知完泽与真金父子关系亲善,却不用其顾命,反而托孤于罢职闲居的伯颜,多少有点蹊跷,也许忽必烈也认为完泽是个烂好人不堪大用吧。

在官场中,烂好人不是个好词,说文雅点,叫圆融世故,说难听点,叫没有原则,反正就是得过且过、不思进取的那种人。后世有不少史家将完泽推入“苟且”的人堆里,殊不知时移世易,完泽的“苟且”是不得已,也是有远见的体现。

完泽首先是个政治家,作为中书省右丞相,他所要考虑的大局,即是政权的稳定与行政的顺畅。元朝初始,存在“两多一少”的状况,对外征伐多,边境叛乱多,而国家岁入少。谁都知道打仗是用花钱的,运作政权也是要花钱的。忽必烈为此曾经头大过一阵子,先后搞过“中统钞”与“至元钞”,仅相隔11年,中统钞就贬值五倍多。

后人常把元朝的通货膨胀归罪于元成宗的“滥增赏赐”,显然不公平,根子还是出在忽必烈身上,滥发货币开了个坏头。其后几代皇帝,只要没钱了,就开机印刷,导致了九十余年的“物重钞轻”。

铁穆耳即位后,完泽即建议“罢征安南之师”;大德二年(1298)又罢议对日本用兵。不但如此,他还一反蒙古贵族对外扩张的常态,将西北防线做了大幅度紧缩。总之,完泽“强基固本”的核心,是能不打仗最好不打仗,只要不打仗,就可以节省大量人力财力,就可以“世道清平,人获休息”。

这方面,《元史》对他的评价还是中肯的,说他“能处之以安静,不急于功利”。现在来看,完泽的“不思进取”其实是在“纠错”,纠忽必烈的错,纠桑哥(忽必烈初期国策制定者)的错,纠伯颜的错。

元朝统治者大多具有“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的特点,也就是缺乏远见卓识,平时不把任何人任何事当回事,一旦出了事,又多是惊慌失措,把事情夸大。“当年明月”的描写虽然有文学的夸张,倒也符合这个民族的性格。

一个不懂得纠错的政权,基本是没有未来的,垮台是迟早的事儿。完泽应该是这个政权的纠错第一人,顺帝时的脱脱是第二人,可惜脱脱生不逢时,这是后话,以后再说。

大德二年,完泽对成宗说,政府年收入计有“金一万九千两,银六万两,钞三百六十万锭”,但还是入不敷出,需要借用至元钞20万锭,也就是需要采取增发货币的方式来应对赤字。大德三年又奏明,政府财政支出浩大,而收入居然不足支出的一半,剩余不足部分只能依靠增发货币。

此举无疑亦是“苟且”的,因为没办法,但它的亮点在于“补不足”,而非滥印。赖史书所记,完泽在相位十余年,至元钞的发行量是呈下降趋势并保持稳定的,每年大体在50万左右。对比武宗时期的“至大银钞”,元顺帝时“每日印造,不可数计”的“至正钞”,这段时期通货膨胀率大概是最低的。

在完泽以所谓“苟且”之策的治理下,元朝强基固本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史书称大德年间为“大治”,“天下享和平清静之乐余十五年”;明代大儒宋濂评价说:“世称元之治以至元、大德为首。……故终世祖之世,家给人足。……大德之治,几于至元。”可惜这种大好局面被后来的武宗、仁宗兄弟俩给挥霍一空,大元朝从此进入下坡道,直至灭亡,再没缓过气来。

完泽的“苟且”所蕴含的远见,也有现实意义。“苟且”体现了淡泊名利,不计得失,足以养性;“苟且”体现了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堪出政绩;“苟且”体现了不怕挫败的勇气和以民为本的韧劲。唯有这种“苟且”,才能改善官场生态,撑起一方晴空。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7946.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冯绍峰:“少爷专业户”十年磨一剑

    因为母亲喜欢文艺,冯绍峰未上学就被送去学小提琴,入学后又参加话剧社、演讲比赛。就这样冯绍峰爱上了表演,“始作俑者”母亲却开始反对。她...

    读者文摘2018-10-14
  • 来世的归宿

    历史的风尘,一轮一轮吹过,荒草漫古道,黄钟掩瓦砾,早已埋葬多少豪情与忧伤。在无边的旷野中,如果仍有些许姹紫嫣红点缀其中,那就是“诗经&rdquo...

    读者文摘2019-4-15
  • 行走在爱与恨之间

    我们完成了一次日本南方之旅,去了日本陆地最南端的鹿儿岛市。那里被称为“离中国最近的日本”,与上海市只隔一道窄窄的海峡。晚上我们入住鹿...

    读者文摘2019-5-2
  • 舌尖上的

    着名散文理论家、苏州大学教授范培松曾给我说过一个笑话,此笑话是作家陆文夫在世时说的。陆文夫多次说汪老头很抠。陆文夫说,他们到北京开会,常要汪请...

    读者文摘2018-10-17
  • 妈妈,我还是想你

    读完《我还是想你,妈妈》,正是母亲节前的深夜,这本书的作者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曾经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继丘吉尔之后,纪实文...

    读者文摘2019-10-2
  • 科学是玩出来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头,叫亚里士多德,他认为,科学的产生需要具备三个条件:惊异、闲暇和自由。贪玩的人需要这些,而科学更需要这些贪玩...

    读者文摘2019-3-8
  • 小公务员的发迹史

    刘志军,内蒙古人。编辑,非部长也,自认为活得不错:长得不帅,但很潇洒;逻辑不强,但很善辩;兜里没钱,但很乐观;学历不高,但很能侃;文笔不佳,但...

    读者文摘2019-6-19
  • 大白的乡愁

    前一阵儿,同事小袁竟然在北京胡同里租了间平房。大家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说:“你原来在楼房住惯了,现在住胡同里,早晨要去倒马桶。你是想穿越一...

    读者文摘2019-4-19
  • 霜降后的田野

    秸秆回村,颗粒归仓。 霜降后的田野,露出赤裸的胸膛白花花无际的大地,在暮色下,静穆又空茫。 但世界并没有死亡。 棉梗底下,豆秧底下,枯草朽叶底下,...

    读者文摘2019-5-29
  • 超越自己最重要

    瑞典是世界上教育投入比重很高的國家,儿童教育十分发达且具特色。在瑞典,初级教育比较注重孩子的生活能力和人文的培养,孩子到12岁为止,都不会收到成...

    读者文摘201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