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文摘 / 父亲的土地

父亲的土地

读者文摘 日期:2019-9-5

一直有这样的想法,等父母岁数大了让他们搬到城里来居住。然而,考虑到自己的房子买的早,面积又不太合适一大家子住在一起,而弟弟一直是在城里做事,如果他买了大房子,将来父母跟他们住一起最为合适。这样的想法弟弟也表示同意。

还是在2008年中秋的时候,我回了趟老家,因为马上要出国了,心里总有一种惦记。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则深不以为然。

中秋时节的乡野都是黄橙橙的世界。看着风吹的稻浪,我的心里也是透明的亮,丰收可是农家的喜事啊!我对父亲说,收成好是件高兴的事,但是家里现在只剩下你们老两口了,能干得动吗?父亲说,这要是搁在以前是无论如何也做不了的,那个时候全靠人力,年纪大了吃不消。如今嘛,机械化程度提高了,只是手面活多一点,忙的时候可以请周围的邻居们帮忙,到时候会给他们工时费的。我说,我们现在又不需要你们再给什么,能少种点就少种点,以乐为主,如果干不动了就到城里,帮我们做饭吧。父亲连忙摆摆手,并且说,千百年来,哪有农民不交税费啊?今天的社会做到了。说这话的时候,父亲的额头慢慢地舒展开来,显得年轻而有活力。

看来,父亲不会放弃那片土地。

我走在乡间的田埂上,但见两边的荒草都有一尺多长。往年农闲的时候,牛儿会把田埂上的青草一直吃到秋草黄。那些被牛儿吃过的草田埂光溜溜的,好像城里割草机修过的那样好看。如今的旷野里早已难觅水牛的身影了,原来机械化的进程把牛儿给冷落了,农家这些年的变化可真大啊!

那一年的秋末,我真的远涉东洋了。但是关于房子的事仍然没有忘记,我不时地关注着国内的动态。大约是在2009年的时候,我已感觉到市场的巨大变化。看着国内的房子一天一个价,我赶紧催促着弟弟尽早把房子的事给定下来。有句俗话叫“兄弟不分家”。关于买房子这件事,我是力挺弟弟的。闻听我们对房子的事动真格的了,父亲立即开始阻拦,甚至于发火了。后来实在拗不过我们了,说要买可以,但是千万不要买得太大,他们是不会来住的。

旧历年的岁尾我回到了国内,硬是呆在城里专心打听房子。在热闹的新年还未到来之前,我和弟弟终于相中了市中心的一套房子,不算小,足够老小三代人居住了。等我们签完了购房协议,已是华灯初上了。第二天就是农历二十八了,不时的鞭炮声提醒我们,那不是孩子们在玩耍,那是年在催我们回家了。所谓归心似箭,在寒冷的年末优显得那么真切。

既然买了房子,回家的第一句话就是把这个喜讯告诉父母。可是父亲只是淡淡地说,年底了就应该早点回来,怎么一直呆在城里就不动了呢。

时间到了2010的7月初,弟弟一家举办了乔迁之喜。我在大海的这边听闻了,心里好一阵子喜悦,赶忙问,父亲母亲来了吗?弟弟说,那天他们都来了,可是父亲吃过饭就回去了,只有母亲在新房里住了两日,帮忙擦洗物件呢。

我好一阵子诧异……。

原来,家里有两只小狗离不开人,一只黑狗,一只白狗(叔父家的,没人照应)。田地里的那些事,农药呀、水呀、草呀……,件件也都离不开父亲去管理。我想,也是,父亲在城里的半日里,那些饥肠辘辘的狗儿、猫儿、鸡儿……,都在等着主人回去呢,还有他的那些田里的事,对了,他是不可能在城里过夜的。也许,对于父亲而言,他只有回到村庄他的心里才会踏实。

哦,父亲离不开那片土地。

有一次,我对弟弟戏称,我们在父亲的眼里还不如老家那两只“汪汪”呢!看来,我们的家还是不在城里啊,城里的房子再大再好,那不是家,那只是上班用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