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阔祖宗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0-18

中国人的祖先崇拜高于一切,每个村的宗庙都建在中轴线上,其他的庙,即使人人敬仰的观音庙、关公庙,也得往旁边靠靠。但凡中国人,有事没事都希望祖宗保佑,因为是自家人嘛。但奇怪的是,多数宗族的一世祖、二世祖都不怎么靠谱,就是说,是不是一家人很可疑。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自己家的一世祖是范仲淹,他就不大相信,因为姓范的祖先都是范仲淹。他说了,怎么可能北宋那会儿,别的姓范的都闲着,生孩子的事儿全让范仲淹家包办了。

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里说,阿Q其实也吹过,说自己的祖宗阔,但被赵老太爷给打击了,从此不敢说。其实,希望祖宗阔或者有名的人,满世界都是,谁也不能免俗。所以,一修家谱,就得找个阔过的名人当祖宗。只要是同姓的名人、阔人,就可能被无端拉来做不知什么人的祖宗。有的是自己找,这个比较常见。有的花钱请人找,像杜月笙,原本就是个卖水果的小贩,阔了以后,请当代大儒章太炎给他找祖宗,居然找到了西晋的杜预,一个儒将兼学者。还有一种是文人们主动给你找。这种好事,一般得等到你发大发了才行。比如朱元璋原本就是放牛的穷小子,还做过和尚,天知道自家的祖先是哪个,但当了皇帝,人家就是南宋大儒朱熹之后了。

袁世凯是个世家子弟,但是河南这个地方是四战之地,即使世家也都年头不长,上追三代就是平头百姓,一脑袋的高粱花子。袁家自己宗庙里认的一世祖,原本是袁术和袁绍。这俩公子哥儿也挺阔的,在东汉四世三公,显赫一时,袁术临死的时候还做过草头皇帝。但是,当年的袁家,按道理经过东汉末年和西晋两次战乱,早就南迁了,即使那时没迁,南北宋之际也迁了。袁世凯家这个一世祖,多半有冒名的嫌疑。好在那个时候,大家都这样乱认祖宗,没有人深究。

可是,袁世凯要做皇帝了,作为皇帝,自己的祖宗可不够阔,或者不够光彩。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袁术最后死的时候实际上一败涂地,想要口蜜水都不得,算不得英雄。而袁绍则官渡惨败,最后死在曹操的围攻之中。这样的祖宗,无论怎么讲,似乎都有点配不上袁皇帝。怎么办?帮闲们有办法。他们想到了明末的袁崇焕。袁崇焕是抗清的大英雄,宁远大捷,让努尔哈赤中炮受伤,最后不治身亡。立下盖世之功的袁崇焕,最后因为崇祯皇帝中了敌人的反间计,冤死在朝堂。这样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的人,拉来做袁皇帝的祖先,实在是光彩照人。别的不说,还可以顺便扫一扫遗老们攻击袁世凯对清廷不忠的恶名,人家祖先就是抗清的嘛!但是,袁崇焕是广东东莞人,袁世凯是河南项城人,两地隔了好远,怎么扯到一起呢?没问题,帮闲们有办法,只要他们都姓袁就好办。在梁士诒幕中做事的张伯桢手段高超,此人是广东东莞名士,造假门儿清。他先是伪造了明刻的《袁氏世系》,编好了从东汉袁安,即袁术的高祖,到袁崇焕的谱系。然后再编一个袁崇焕死后,其子孙的一支由东莞迁移到项城的故事。依这样说来,既然袁崇焕是袁安之后,袁术也出自袁安,两家并一家,说得过去。这样两本新编的书都做旧了,看上去像古代的旧书一样,然后经梁士诒之手,进呈袁世凯。袁世凯拿了,也没有找人鉴定一下,读罢,龙心大悦。

满朝文武突然之间如梦方醒,原来皇帝的祖先是袁崇焕!都说,难怪袁世凯要逼清廷退位,分明是替祖先报仇嘛。一时间,北京兴起了袁崇焕热,各个部会纷纷上书,要求尊崇祭奠袁崇焕,有说该尊为始祖皇帝的,有说该尊为民族巨人的,有说该配祀关岳的。最后,袁世凯选择了配祀关岳,并派专使去广东东莞袁崇焕庙祭祀这个新找的祖先,祭文后署名“十九世孙袁某”。而广东督军龙济光和巡按使张鸣岐联合上奏,说是经过风水先生看验,袁氏祖坟的确有王者之气。当年清朝以杀袁氏始,以立袁氏亡,其间正好三百年。三百年必有王者兴,当年袁崇焕是虎运,故杀身以报汉家,今天的袁世凯是龙运,正好做皇帝。

就这样,当年的抗清英雄,稀里糊涂地就被拉来做了袁世凯的垫脚石。可是,这样拉来的祖先,真就没法保佑他的冒名子孙。袁皇帝声势浩大,却忽起忽灭,做了八十三天的短命皇帝,然后在众叛亲离中急火攻心,一命呜呼。当年的袁家有个说法,说是任谁都活不过六十岁,称帝那年,袁世凯五十六岁,袁崇焕也没有保佑他多活哪怕一年。

一般人家找个阔祖先,仅仅是为了好看,吹起牛来光彩,不见得有什么政治目的。有了政治目的,拉来的祖先基本上都派不上什么用场。因为这种把戏大家都在玩儿,谁能当真呢?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6288.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回头吃草

    电视连续剧《李小龙传奇》中,有这样的情节:李小龙在美国开武馆,推广中国武术,在取得了明显的成功时,他却放弃了。他放弃的原因,是因为他有着更高的...

    读者文摘2019-11-7
  • 我有一帘幽梦,你有十里柔情

    人世间最美的言语是情话。“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这句词真美,吟出此句的人来自北宋,名叫秦观,字少游,号淮海居士。他用似水的柔...

    读者文摘2019-11-10
  • 微笑的魔力

    加利福尼亚巨大的水晶教堂已经为复活节装饰一新,2400人安静地坐在下面。我站在教堂的室内露台上,看着技术人员给我带上一件护具。再过一会儿,我就将被...

    读者文摘2019-10-2
  • 最贵重

    某市举办了一次收藏家交流会,收藏爱好者云集,带着他们最得意的藏品。济济一堂的收藏者中什么样的人物都有,有收藏古玩字画的,有收藏古籍的,有收藏酒...

    读者文摘2019-3-6
  • 逃亡之狼

    我一直承认自己不是个成功人士,尤其和真正的成功人士在一起的时候。 我不知道柴可夫斯基和奥斯特洛夫斯基谁是音乐家谁是文学家,我听不懂交响乐到底哪里...

    读者文摘2019-4-21
  • 一个男生写给前女友的忠告

    你是那种单纯天真的女生,当今社会好男生基本上都有女朋友了,能够托付终身的人不多。注意不要太投入感情,要找人品各方面好的,不要找花花公子,那种人...

    读者文摘2019-1-16
  • 要做就做偶像派

    想成为万众瞩目的偶像吗?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你变成新生代偶像,就连你家狗出去都会有人追几条街管它要签名。 首先你要高度肯定自己的一切,包括身材...

    读者文摘2018-10-15
  • 不能放弃的职责

    2000年,笔记本电脑远未普及,尤其是在印度这样一个并不算太发达的国家。所以,在维威克普拉丹打开行李箱,取出笔记本电脑准备挤时间工作的时候,旁边的...

    读者文摘2019-8-27
  • 追寻心灵之歌

    上初中时,看过一部电视剧,名字和剧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片尾曲中的几句歌词却在我的内心扎了根。“既然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我,就应该有一首属于我...

    读者文摘2019-6-12
  • 生命,边滋养边使用

    我之所以热爱昆曲,是因为昆曲能带来一种生命的从容。它不热闹,但能让你在一种岑寂之中,体味生命的过程,流光的从容被徐徐展开。比如《玉簪记·...

    读者文摘20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