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颗种子落地会开花

读者文摘 日期:2020-3-18

在农展馆南里10号有幢中国文联大楼,在那里有我的一张办公桌。

许多人听说我是自行求职来到这里的,第二句话就问:“你是不是托了什么关系?”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同时看见有那么一个风尘仆仆的小伙子,在多年以前,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疲惫而富于梦想地行走着……

工作着是美丽的,更何况是一份渴慕已久而又来之不易的工作。

那年1月,我还是武汉大学四年级学生,却不得不提前考虑分配问题。我爱搞创作,当然知道扎根什么地点、什么单位对我所具备的意义。

寒假,我坐上开往北京的火车。下车拿起地图,头就开始发晕了:那么多熟悉或不熟悉的地名,那么多公共汽车和地铁的线路,密密麻麻。北京太大了,许多初来乍到的外地人都这么说。

在此之前我从没到过北京,没和任何北京人有过较密切的联系,唯一的就是几年前在《诗刊》发过稿件,责任编辑的名字我还记得,但那能成为我找工作的筹码吗?

庆幸的是,这位编辑宽厚地接待了我,并给他的报社朋友写了信。

这家报社坐落在一幢破落的小楼里。我找到了那个小头头,得到的是他一句“搞创作的人是不会安心于本职工作的”和一脸冷漠。

还有别的路可走。我拿着南京一位文学老师写的推荐信,按响了出版界元老李先生的门铃。一位穿着黑坎肩的老人打开门,邀我到客厅坐下。他从厨房端来一杯热咖啡,温暖的水气蒸得我眼睛有点潮湿。

李先生戴上老花镜,很认真地翻阅我的资料。“你在写作方面挺有才能,确实该到北京来。”我刚要讲述求职的困难,他微笑了一下:“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但我很喜欢想干点事业的年轻人。”他立即给几个出版社的同志写了信。我怀揣着这些温暖的信,万分感激地告别了李先生。

剩下的几天里我东南西北地跑。通过各种线索,找了十几家单位,大到中央部委,小到只有十几个人的皮包出版公司,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去问一问。我清晰地记得每一次问路、进门登记、交谈情况以及兴奋或者失望地出门时的情景。北京的许多胡同都留下过我的足迹。有时一天跑四五个地方,转十几趟车,碰了数不清的冷脸,也因之而结识了一些师长和朋友。更使我高兴的是,有三家单位留下了材料,让我回去听消息……坐在返回的火车上,我趴在茶几上香甜地睡了一天,觉得这一星期的劳累统统是必要的。

也许我把许多事想得太简单了。一个月过去,有两家单位给我回了信,表示爱莫能助。于是第二天,我又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

4月份进京是我最辛劳的一次。我仍住在诗友处,早出晚归。白天跑单位,我选择最适宜的方式与之交谈,头脑中深藏一个算盘,许多场合处理得很机智。但在路上却顿时松懈下来,体会到来自骨子里的一种累,感觉视线时常乱飘,迟钝而缺乏目的。我的眼中只有一个个单位所在的地点以及抵达和返回的路线,其他一切都与我毫无瓜葛。我被机械的思维控制着。偶尔找一家街头餐馆吃东西,仅是为了把奔波时耗费的精力延续下去。晚饭时我可以喝点儿啤酒,使眼前的景物恍惚一些,无端地对自身滋长了几分怜爱。我要好好地跟自己相处,以便共同克服外界的压力。

我知道:此时为职业而奔波的大学生岂止我一个?是的,他们仍会做梦,却已懂得把梦想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在使自身与社会之间获得桥梁。他们为之付出的一切,都将被证明是有价值的,无论最终实现与否。

哪一本书里说过:抛一百颗种子到空中,至少有一颗会落地开花。5月中旬,我收到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的一封信,说他们慎重地开会讨论过了,考虑到我家不在北京,而单位暂时没有集体宿舍,如果我有什么亲戚可以提供住房担保,这事才存留着一线希望。我不由得想到了在北京求职时认识的朋友小栗。

初次进京时南京一位好友给了我小栗的地址,我找到了小栗,并且一见如故,他很希望我能留在北京,他说现在想干点事情的朋友是越来越少了。最后他说:“如果没地方住,就在我这里搭张床。大话我不敢说,至少一两年没问题。”他话说得很实在,反而比有些把胸脯拍得嘭嘭响的人更让我觉得可靠。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又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

坐了一天一夜的硬座,我于凌晨4点钟到达北京。我几乎是在正常上班的时间来到这里,好在人事干部已在了。我拿出那封信,很诚恳地述说了匆匆前来的目的和心情,并说信中提及的那个障碍我可以克服。

“你能不能写个协议书,以便我们向上级部门申报时有所依据。”

我答应第二天把信送来。事情并不是很乐观,我的心情没有办法不沉重。从农展馆到三里河,几乎要横穿北京,天突然下起大雨,我只好等,等待中我冷得直打颤,头脑一片空白。还好老天有眼,雨说停就停,我蹚着人行道上一洼洼积水,走到小栗家门前,小栗还没下班。此刻我已心力交瘁,突然想到前面有家电影院,灵机一动,随便买了张票,在电影院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我拿着小栗的签名信交给了单位,上面写着我几年之内可以住在他处,请单位不用为我的住房问题操心。单位也很诚恳地告诉我,如果有条件他们会尽力为我着想的。其实我对这一切都能理解,我来北京是为了创业,根本没有资格苛求于生活。正因为有这种想法,我相信自己是不至于白来的。我目前缺乏的仅仅是一个可供驻扎下来、逐步发展自己的位置。

在这个夏天,每天我走出单位的玻璃大门,取出自行车回家去。从三里河到农展馆,我天天都横穿北京,这不能说不是一种幸福。

在生活如意的时候,我常常想起那半年五味俱全的日子,那虽然涉世未深却苦苦追求的心,并且深深地为之骄傲。那青春的每一下心跳我都记得,因为它是多么真实而且值得怀念。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5944.html

与传言不一样的韩复榘

可怕的恶性竞争

彬彬有礼不等于心地善良

把生活的苦汁酿成蜜

梦里不知身是客

如果微笑成为职业

教书比天大

像夏日的黄昏缓缓降临

关公战秦琼式的笑话

最新文章阅读

  • 中秋节祝福语句

    中秋节祝福语句 1、看到那轮明月,就想起远方的你;沐浴月辉的温馨,就感受到你那灿灿的笑容。-亲爱的,我想你。 2、据说中秋节这天全国被...

  • 爆笑填空题

    语文老师传授秘诀:语文考试中千万不能留空,碰到不会做的题目时也要填满,即使错了,阅卷老师也会给点儿墨水分的, 以下是语文考试中出现的爆笑填空题。...

    故事会2020-3-20
  • 你有名片吗

    清明节那天,阿亮去给妈妈扫墓。他来到祭品店,老板热情地拿出一个纸盒说:“给亲人送个iphone5吧。”阿亮逗趣道:“老板,我妈妈是个老...

    故事会2020-3-20
  • 灭鼠大战

    一架直升机打破了海天之间的静谧。它沿着笔直的路径,在黑色的火山岛上空缓缓掠过,下方吊着一只巨大的漏斗,散发出金属的光芒。伴随着一股蓝色细流,无...

    青年文摘2020-3-20
  • 小美可观

    人说大美无言,其实小美可观。年龄越大,越喜欢一些细碎动人的东西。 细腻而肥厚的桂花香,奢侈而浪费地铺满了杭州城。一个人站在灵隐寺和西湖边发呆,法...

    青年文摘2020-3-20
  • 人生是一条河

    人一辈子有“三天”:昨天,今天,明天。 一天属于过去,一天活在现在,一天属于未来。要使人生过得充实、美满、壮丽、有意义,就要善待人生这...

    人生感悟2020-3-20
  • 罪孽洒在身后

    一位兄弟犯了错,大家请摩西去参与审判,他没有答应。 后来,神父派人去跟他说:“来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于是他站起身来,背了个装满水...

    意林2020-3-20
  • 遗憾的恋爱

    她这一派的女巫,从不知道飞行和扫帚有什么关系。当她们听说某地区的女巫是骑着扫帚而飞时,都感到非常讶异。 她们是依靠绽放的圆裙飞翔。她们只要心中回...

    青年文摘2020-3-20
  • 《起跑线》影评300字

    《起跑线》影评 偶然的一个星期,和多年好友一起去看了新上映的泰国电影《起跑线》。一开始只是抱着可能是喜剧的态度买的票去看,但看到全剧终,顿时发...

    观后感2020-3-20
  • 摔出来了等13个小笑话

    摔出来了 老婆玩老公的手机,不小心把手机掉在地上,电池摔了出来,还有老公藏在里面的100块私房钱。老公掩饰道:“天啊,摔得够狠的,把话费都摔出来啦……...

    故事会2020-3-20
  • 关于爱国的名言

    爱国的名言: 利于国者爱之,害于国者恶之。晏婴 常思奋不顾身,而殉国家之急。司马迁 爱国如饥渴。班固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曹植 近乡情更切,不敢...

  • 八个字的签名

    八个字的签名 变了,算了,散了,忘了 勞資沒心,隨便伱傷 狠有範er的小男人 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⒈亇亽旳天苌的杦 安安稳稳的小幸福 丗屆冭叚、侕莪冭儍 如...

  • 娜塔莉·波特曼:我来哈佛不是因为我的名气

    哈佛大学有一个始于1968年的活动ClassDay每年邀请一位杰出校友给当年的毕业生做演讲,只有最优秀的校友才会被邀请。2015年登上演讲台的,是女演员娜塔莉·...

    意林2020-3-20
  • 尘世中的净土

    记得有一次看周星驰施主的片子,片中有一段品酒的部分,让人记忆深刻。应该是这样的情形:有位女施主拿了一杯葡萄酒让很多人品尝,大部分人都把酒一饮而...

    读者文摘2020-3-20
  • 关于马的诗句

    关于马的诗句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辛弃疾《青玉案》)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王翰《凉州词》) 射人先射马...

  • 学学捕鱼高手

    鸬鹚是“捕鱼高手”,在中国,很早就有人开始驯养这种动物,并用它们捕鱼。有诗为证:“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是杜甫《戏作俳谐遣闷》中的诗句,诗中的“...

    人生哲理202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