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三宝:单车、土豆、N字班

读者文摘 日期:2020-5-23

行车也堵车

清华之大,两崖之间不辨牛马。行于清华可谓难矣!清华人是很“富”的“有房有车,房是两室一厅八张床,车是后轮驱动指哪去哪自行车。”

没错,清华人除了住集体宿舍,还人手一辆自行车(除了某些拥有“车奴”的女生)。所以,清华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停车棚、停车室、停车线,而那里密密麻麻全是车。没来清华前,谁也不会相信10米宽的双向马路会堵车,堵的还是自行车!

每次课间的那十几分钟是堵车的“旺季”,六教的两个出口、五教与三教之间的路段、一教的出口都会堵得满满的。清华人的自行车通常没有车铃铛,所以听不到诸如公路上堵车时的高低起伏的喇叭声,这里常常可以听到的是新生的惊呼:天哪,自行车也堵车!也可以听到老生无奈的叹息,更有人在此时搜寻着美女。

车多了,“车祸”也多。从六教到紫荆(食堂)的那段路,据某老师分析,其危险系数远比在核电站工作要大。那里不但每分钟有上百辆自行车通过,而且路段中充斥着各种路障,还有些路过的汽车和徒步者。

在这样的混乱中,来来回回你拥我挤,清华人练就了一套套绝技:点刹、侧拐、漂移、静定、瞬时加速、瞬间跳车等等,所以“车祸率”不高,受伤率极低。每每有些学长幻想着要和学妹擦出些火花,无奈学妹车技不赖,屡屡不能得手。

虽如此,事故还是常有发生,比如我吧,经历“车祸”怕有10场了,未受过一次伤。最危险的一次是,两人因为打着雨伞无法刹车,加上高速转弯,于是正直撞上,淡定的是在碰前0。1秒两人齐齐跳下了车,最后冷冷地看着两辆车撞在了一起。

即便这样,我俩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互相说一声对不起,扶起自行车就匆匆赶路了。这也是清华的传统,一开始还为此感到莫名其妙。比如一次,我撞到了一位学姐的车,紧张得一时不知说啥才好,倒是学姐立马说:“对不起对不起。”搞得我一头雾水。自此以后,无论是我撞别人还是别人撞我,我都连声道歉。奇怪的是,其他人也一样。

有时候就表现得更淡定了,车撞上了,两人不但不生气而且还相视傻笑,仿佛是做了一件好玩的事原本不熟悉的两个人,在钢铁擦出火花的一刹那,相视一笑,像老朋友彼此搞了些幽默那样,丝毫不以为那是一次“祸”。

关于单车,清华早有传言,“同学们注意看,马路上骑自行车的,车越烂,年级越高;车越新,年级越低;骑飞鸽的一般是本科生,骑‘老牛牌’的很可能是教授!”此言不假,一般听到后面“吱吱嘎嘎”一阵响,通常是学长到了,赶紧让路,怕车子失控发生追尾。现如今,我的车也“吱嘎吱嘎”了,我也成了大四的人了。

车多了,盗车贼也就多了。与某些兄弟院校的锁校政策不同,清华大开校门,同时天天做安全教育。所谓“人人一辆车,车车一把锁;人车能合一,人离车定锁”。人离开车哪怕一分钟,也要锁上车。许多清华人在几百几千次实战之后练就了一身绝技,一辆飞速前进的车,从减速到停下、到归入车位、到上好锁,只要五秒便可搞定,看得路人一愣一愣的。

为防止丢车,传出很多趣事。甲同学买300块钱的车20块钱的锁,刚骑一天被盗;第二次买车,发狠心买了三把锁,锁好离开留下纸条:“看你怎么偷!”下课出去一看,车完好,锁多了一把,纸条上有了回复:“看你怎么开!”某乙君害怕丢车,于是买辆50块钱的二手车,并买100块钱的锁,他坚信这样万无一失。结果回头一看,车好好地在那儿,锁被偷了!

去了土豆还吃啥

每天三次,清华人都要重复三个问题:

“同学,今天去哪个食堂吃饭?”

“同学,今天去几层?”

“同学,今天吃啥?”

清华食堂是很多的,每个食堂的楼层也是不少的,可偏偏我们还是在为吃发愁。清华人发愁,倒不是因为清华人挑剔,更不是因为这里菜太多了以至于不知吃啥而斟酌、而难以取舍、而苦恼。相反,是菜太少了。

同志,你没有听错!食堂是多、菜品是不少,可吃起来都一个味儿!湘菜的辣子和京菜一样甜,鲁菜的味道和川菜一样咸。更有甚者,去年学生节,某君一句:“要是清华食堂把土豆去掉,我们还吃啥呀!”彻底道出了大家的心声。话说食堂里的土豆比孙猴子还多变,煮的、蒸的、炸的、闷的、小炒的、火锅的、红烧的,切块的、拉丝的、片状的、长条的、切瓣的、捣成泥的……它几乎占据了清华食堂的半壁江山!把这位大股东去掉,不得一半人饿肚子?

清华的同学在吃上有个喜好:好新。从铁板到麻辣烫、到香锅、到名厨进清华、到木桶饭……场场爆满,远比各国元首来访引人注目。为等到新菜,我们需要提前一小时甚至两小时来排队,并不惜将排成的队伍围着偌大的食堂转几圈。那架势绝对比考前去图书馆自习室占座要激烈。(本人有次玩狠的,中午吃完饭就不走了,坐等晚餐的名厨食品,方如愿以偿。)

清华人吃饭喜请客,尤其是夏天,一盘西瓜细细切好,一桌四人共享。切细了的西瓜,不但不会脏了人的脸颊,而且可以显出知识分子吃东西的优雅来。轻轻地咬一口,再咬一口,仿佛吃人参果,吃罢,口留余香,回味无穷。

冬天,大家喜欢请饮料。谁迟到了,谁得罪人了,谁欠谁的人情了(比如参考作业之类的),一杯饮料是通常被要求请的。小小的餐桌,便多了些觥筹交错的影子。

清华人吃饭喜排队。一则是因为厨师会拒绝为插队者打饭,二则是清华人即便有谦虚忍让的美德,但面对一个插队的大男人,鄙视的眼神还是会毫不吝啬地投射过去的,有时甚至还会坚决而善意地提醒那人“同学,你站错队了吧!”

清华人吃饭还好成群结队。吃饭时间是讨论工作生活的好时间,求是学会(清华学生社团)在紫荆(食堂)三层、万人(食堂)二层有专门位置,可供会员乘吃饭之际各抒己见。紫荆四层、桃李地下(食堂)等常常是各协会、小组开小型吃饭会议的地点。一般而言,一个桌子两人相对而坐,若是一男一女,那么他们不是现在的情侣便是未来的情侣。所以这种情况下,懂事的清华人绝不会打剩下的那两个座位的主意。若不是情侣,他们一般是被迫无奈或者是讨论中的同班同学,但是一般他们会坐对角。

你几字班的

百年校庆时,清华的“×字班”文化被很多媒体提到。清华以入学年份尾数排辈,2011年入学就称为“一字班”,2001年、1991年、1981年……都被称为“一字班”。

自打进清华的那一天,我们便有了“八字班”的名号。当年,学长打着“清华八字班”的旗号在火车站迎接新生,“欢迎八字班新生”的标语挂满了清华的大街小巷和食堂门口。去年,我们打着“清华蛋字班”的旗号到火车站迎接清华“蛋字班”小孩,也将“欢迎蛋字班新生”的标语挂满了清华的大街小巷和食堂门口……

“×字班”文化在清华氛围浓厚的体现之一在于:清华人初次相见,问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别的,而是“你几字班的?”这也是清华的“黑话”“接头暗号”。据说一次有一歹徒想混入清华,一学长问:“你几字班的?”那人莫名其妙,于是立马被识破,避免了一次灾祸。

其实,知道“×班字”,在清华就算是知道了他的底细,不管他能力如何,学长便有了“指挥”他的权力。动不动就喊一声“小孩”,“小孩,你哪里的?”“小孩,你贴贴海报?”时时刻刻提醒他们“注意啰!小子,再能我也是你的学长,在我面前你放老实点!”

即便是远在美国、英国、法国,留学的校友聚在一起,最重要的介绍仍是班字。有了班字,啥都好办。该听谁的,谁该请客,谁来联络大家,谁是小辈走卒,就一清二楚了,办起事来绝不会乱了套。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4651.html

被梦想俘虏的人生

自我的要求与坚持

人与人相处的四道桥梁

迟到半世纪的功勋

如果作者是花

心轻在天堂

李亚生:手造一辆“威利斯”

当猪开始独立的时候

我的彝族兄弟

相逢何必曾相识

最新文章阅读

  • 为什么大熊猫和老虎会成为珍稀动物

    在北极的冰天雪地里,栖息着一种小型的哺乳动物,它们体形椭圆,有着小小的耳朵、粗短的尾巴,身长不超过15厘米,看起来很像田鼠。这种动物非常奇特,因...

  • 真正的桂冠

    有一位年轻的女孩写信给我,说她本来是美术系的学生,最喜欢的事是背着画具在阳光下写生,希望画下人世间一切美的事物。寒假的时候她到一家工厂去打工,...

    读者文摘2020-5-27
  • 杨绛先生挑错

    杨绛先生百岁诞辰之际,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专门做了一期专题节目。现场嘉宾一共两位,三联书店的总编辑李昕是其中一位。节目中,李昕谈到了杨绛夫妇...

    读者文摘2020-5-27
  • 打退堂鼓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打退堂鼓 【汉语拼音】dǎ tuì táng gǔ 【成语解释】 古代官吏审理案件完毕后,击鼓离堂休息。语或本元.关汉卿《窦娥冤.第二...

    成语故事2020-5-27
  • 人行道之茧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确切来说,是看到红塑料桶、蛇皮袋和漆黑的被褥我没认出那是个人。 那时我在C城做电台节目,每个凌晨一点,我对夜空说过“晚安...

    青年文摘2020-5-27
  • “北大双胞胎男神”之弟弟感言:世上只有哥哥好

    哥哥小时候学习不好,偏偏我学习好。我记得他小时候什么都不如我,我爱给小区里的爷爷奶奶背古诗,然后把我哥从围着看的小伙伴里揪出来,说接下来换哥哥...

    青年文摘2020-5-27
  • 把马甲脱下来

    为了吸引更多的写手投稿,打开杂志的发行局面,老总准备了足够的银子要办一次笔会,将邀请十名有影响力又在本刊发过稿的写手,负责他们一切费用,让他们...

    故事会2020-5-27
  • 送葬队伍

    一天,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因为无事可做,他们便谈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其中一个人问:“在送葬队伍中,人应该走在棺材的左边还是右边?” 这个...

    人生感悟2020-5-27
  • 选老虎还是蚂蚁

    在我这个乡野平民荒芜得长草的头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有趣的问题假如造物主颁布法令,让每个即将出生的人,都只能选择来世上做一只柔弱的蚂蚁,或是一头威...

    青年文摘2020-5-27
  • 远交近攻

    距离越近,利益纠葛越复杂。 “远交近攻”是秦国的外交战略,对不接壤的诸侯国实行怀柔,对邻国则逐步蚕食。一旦吞并隔在中间的邻国,原先不接...

    意林2020-5-27
  • 雪狼斯巴鲁

    斯巴鲁是一头雪狼,麾下拥有30头骁勇善战的勇士,在西伯利亚那些食草动物眼里,斯巴鲁是当之无愧的霸者。但在波塞敦眼里,斯巴鲁却根本不值一提。 体重35...

    意林2020-5-26
  • 职场从“倒水”开始

    大学毕业前,我觉得堂堂大学生,干一个公司的文秘,应该绰绰有余。正好我们几个大学生毕业前到一家公司实习,公司安排我们做文秘。 在培训时,总经理语重...

    读者文摘2020-5-26
  • 历史上,反浪费为何陷入周期律

    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履职以来,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气象为之一新。其中,最能令老百姓感受到换届变化的,当属改进作风、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从遏制“...

    青年文摘2020-5-26
  • 绽放,属于自己的那朵花

    大山深处,绒花开的时候,她出生了,姣好的面容,粉嘟嘟的,奶奶看着窗外那株高大的绒树,给她取名绒绒;六岁那年春天生一场大病,因为医生误诊,给她服...

    青年文摘2020-5-26
  • 记得总有星宿

    前天,和朋友看完电影,慢慢散步回家,街上行人匆匆,经过一家店,听到里面的音响刚巧在放张国荣的《风继续吹》。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这首歌了。但是喜...

    意林2020-5-26
  • 上帝并没有抛弃你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很宠爱他。由于天生一副好嗓音,对播音充满浓厚的兴趣,大学毕业后,他轻松地成为一名令人羡慕的电台播音...

    意林20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