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物质还是消耗心灵

读者文摘 日期:2021-1-30

消费是个可疑的词。如果“消”有消灭、消失和消亡的意思,那就是“使之减少”;“费”如果有消耗、耗费和靡费的意思,那就是“耗尽一切”。无论何解,仍是不解:如果一切以斩尽杀绝为代价,地球上的东西不久将消费干净,人也就灭亡。这样,不如把消费干脆说成掠夺。

我不相信这样的推论。我相信“取之有道”,否则不能成理。因为这种消费不是在消费自然,而是在消费自己,说白了,就是自杀。至少是一种隐秘的自杀方式。

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失业,患上了暴食症,终日躲在家里狂吃,疯长五十斤,几乎进精神病院;又有一个朋友,因为失恋,患上了购物癖,专买衣服,一年间花尽所有积蓄。如果说第一种是病,第二种也是病。因为她买了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

全民皆有此病:买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我把它称为“消费”;真正的词应该是“取用”,就是取你需要的用得着的东西,不多也不少。圣经上记载: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上帝给他们预备食物,叫“吗哪”,一天有足够的量来吃用,但一天只可取一天的量。可是以色列人不听,因为他们担忧,他们焦虑,他们担心造物主不够有能力,他们担心别人抢夺,总之他们只担心,而不依靠,于是乎取了数天的吗哪量要存起来,结果第二天发现,这私藏的吗哪就变味发臭了。

这发臭的吗哪就是今天市面上的众多食物的本质:所谓“鸡没有鸡味、肉没有肉味、人没有人味”。有一次我刚搬到郊区,我社区一农民因为要揽我院子的活送我一筐苹果,我吃后,从此天下无苹果:我才发现原来原创的苹果乃有如此的水果香,微酸而甜,不似味淡如水的棉花苹果,久违了;我又回到家乡长汀,其河田鸡天下闻名,然而就在产地也巨贵,一斤达二十元,一只费我近一百大洋,以水简单烹之则香四溢,食后不忘。原来原创的东西,只消用最简单的烹调方法。此鸡如此贵,因为饲养周期长,鸡少。难道鸡少就不能少吃几次吗?

人们受不了,他们要天天吃鸡。于是只好改造,据说现在已经培育出一种无须拔毛的形如活动肉块的鸡。再说香蕉,本就是大小不一,麻麻点点,三天后必腐,这是它的特性。为了远距运输,人们就进行基因改造,把它整成大小划一的光鲜之物,持久不腐,结果味同嚼蜡。

看来一切的祸根是:人们想要更多的东西。越多越好。这不是愿望,是欲望。愿望是想生活得更好,欲望只想拥有得更多。很奇怪,一天的吗哪一天用,就会源源不绝,过度取用,反倒越来越少,最后消亡,这恐怕就是消费的意思?

那是否不应该消费甘于贫穷?或者提倡平均主义。我却认为:一个人过着与之能力和付出不相符的生活是另一种不义。谁也不能指责盖茨拥有巨大的水族馆豪宅是不公平的,但这个首富却要把巨额财产几乎全部捐作公益,因为他没有囤积吗哪,他只取用了自己需要的那一部份,他那一部份是比别人多,但他付出也比别人多。相比他取用的那一部份,他留下的多得多,因为那不是他的。可是我却看到一张新闻照片:山西煤老板嫁女,加长的豪华轿车竟达十几部之多,国外的同类场面最多一两辆加长车,煤老板的十几部可说是世界罕见。我想:煤老板的心理应该就是:越多越好。

如果工业革命后带来的消费浪潮肇始于西方的话,那么不需要多久,中国人会是消费的巨无霸。因为中国人除了消费,不知有他。西方有一句警言:上帝啊,不要让我太穷,以至我羞辱你的名,也不要让我太富,恐怕我忘记了你。看来他们心有所惮。我在国外住在一个外商在华商会会长的家,位于豪宅区,可是他的厅里看着一台旧的普通电视,他开的车是大众手动档车。我遇见的几个教授也开着手动档的车,车上的音响一律是磁带型的。在那里,很穷的和很富的人都不多,最多的人只可说是相对富足;他们不穷不富,只是衣食无忧。无忧很重要,我们就做不到,我们赚钱不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忧愁。无忧真好。

在他们的农业时代,农民白天辛苦劳作,晚上聚集在一起享用食物,周日全家上教堂。上教堂的时候每人都会盛装出席。也就是说,再穷的农民都有一套干净的好西服,以备礼拜天和婚礼时使用。我想,这就是需要的真正含义:总归是为着精神上的需要。这就是中产阶级。我对中产阶级的理解不是物质上的,我认为中产阶级的标志就是按命定的规则生活,尊重传统,不穷也不富,从灵、魂、体依次体现生活的重要性,大部份人衣食无忧,并按自然法则“取用”产出之物,而不是“消费”它们。

有人曾把人类的过度消费归咎于超级市场的出现,因为它会大大刺激人的购买欲,使人多买很多并不需要的东西。我却不这么看。我相信超级市场的最初发明者顶多是为了竞争而采用了顾客最方便的购物方式。问题出在人的内心。是眼目的欲望搅动了内心的欲望,是拥有的欲望成了证明自身价值的新标竿,才会导致人用屁股思想,以物质的多寡来证明自己的尊严。人的“取用”原则就是在这时候悄然变成“消费”原则的。你自己想拥有更多,商家也强化这个认知:让你以为拥有最多才更有尊严。有一个富翁死时要求在棺材上挖两个洞,他要把手伸出去:我到死时双手空空!可见,他不认为那财富是他的。

本来就不是他的。更不是他赢来的。可是到死时才明白,我们漫长的一生该有多辛苦啊。的确,我们的一切是造物主赐予的,所以,我们只取用,不消费。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0897.html

与众不同是一条漫长的路

宁静的快乐

云姑

ONE·一个

有一种仪式感,叫“作”

自己动手制作一盏灯

告别——相思的开始

[社会] 空姐的“晚年”

承认缺点

追求目标的姿态

最新文章阅读

  • 被困电梯的男女

    一个女人拐过墙角,见电梯门即将关合。她喊一声“稍等”,小跑起来,看到电梯里伸出一只手,为她轻挡欲拢的门。那只手又粗又肥一只中年男人的...

    故事会2021-2-28
  • 犀牛摇头的启示

    犀牛摇头的启示 大草原,日上中天。一南非动物学家和一头大犀牛不期而遇。 动物学家一下慌了神,须知犀牛一嗅到可疑的气味,便会往散发气味的地方狂奔过...

  • 豺狼虎豹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豺狼虎豹 【汉语拼音】chái láng hǔ bào 【近义词】: 蚊蝇鼠蟑 、心狠手辣、鸷狠狼戾 【反义词】:心慈面软、菩萨心...

    成语故事2021-2-28
  • 打败苹果“老鸟”的小鸟

    如果你是一位苹果手机iphone的手机玩家,如果你是一位热爱手机游戏的时尚达人,你就会知道一款名为“泡泡球”的游戏,这款游戏的任务是克服重...

    读者文摘2021-2-28
  • 最猥琐的一句话

    最猥琐的一句话 1、中国有风险,投胎须谨慎。 2、挣的是卖白菜的钱,操的是卖viper的心。 3、这么个时代,这么个世界,不得个抑郁症什么的...

  • 永远“忙”,有多忙

    在日常生活中,问声“吃了吗”意在客气。其实吃没吃没必要说得很认真。问你“忙吗”也没必要答得太具体。一认真具体,容易添事:&ld...

    读者文摘2021-2-28
  • 青春的绿茶不曾凉

    年少时的情谊就像洁白的栀子花一样纯净芳香。小县城一所高中,在二楼临河的窗里,住着八位女孩的友谊。 高一到高三,三年的时光,分分秒秒,点点滴滴,琐...

    意林2021-2-28
  • 让色彩在水上固定成画

    他从小就痴迷美术,尽管大学按父母的意愿念了土木工程专业,可大学毕业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他毅然辞去工作要追逐自己的梦。 他叫黄珠琳,1985...

    意林2021-2-28
  • 书可以这样卖

    当年,他所供职的出版社花重金拿到金庸的版权。此前,有权出版金庸小说的那家出版公司因为财务问题,把授权当债务抵押,以致满大街都是金庸的小说,路边...

    意林2021-2-28
  • 爱和被爱

    在一个有关爱情的座谈会上,有位署名为“21岁青年”的朋友传了一张纸条问我,写着:“我是个很没有自信的人,我觉得自己长得很丑,好像做什么...

    青年文摘2021-2-28
  • 今日水世界

    水到底用在何处 就整个世界范围来说,农业用水所占比重接近70%。农业用水量的增加还源于饮食质量的提高,人们不断追求更为美味可口的食物。生产1公斤花生...

    读者文摘2021-2-28
  • 马云的“学霸学神差距论”:98分输给100分不止一点

    马云凭借一手缔造的电商帝国,当之无愧地成为互联网业的翘楚。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有记者发出了提问:“据我所知,早在几年前的亚洲互联网大会上,...

    读者文摘2021-2-28
  • 人有量

    人有量,实是天赐造化,非学所能及也。 南朝宋名臣褚彦回,有个门生偷了他的衣服,被他发觉了,门生吓得要死,褚彦回却安慰对方:“赶紧藏起来,不...

    读者文摘2021-2-28
  • 通往幸福的那扇门

    通往幸福的那扇门其实一直是虚掩的,可惜很多人找不到。 和妻子离婚以后,恢复了单身自由的时光,开始有热心人给他介绍女朋友。 第一次的相亲对象叫小安...

    青年文摘2021-2-28
  • 弱者的等待

    两人结伴横过沙漠,水喝完了,其中一个同伴中暑生病,不能行动。 剩下这个健康而又饥饿的人对同伴说:“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寻找水源。”...

    人生感悟2021-2-28
  • 向男孩子表白的话

    向男孩子表白的话 1、最难忘的是你的微笑,当它绽开在你的脸上时,我仿佛感到拂过一阵春风,暖融融的,把我的心都溶化了。 2、有你,我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