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起早床

读者文摘 日期:2020-9-30

我敢说睡懒觉这毛病肯定是可以遗传的。记得小时候,我父亲就对起早床有深恶痛绝之感。每逢上班必须得起床时,他的痛苦便溢于言表,常常咬牙切齿道“大丈夫岂惧起乎!”抑或作无奈长叹“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嘴里总是念念有词。但凡过年节,父亲尤为欢喜,欢喜的缘故当然是可以大睡一场啦。有一回,父亲所在的单位领导前来拜年,那已是九点多钟了,可父亲却高卧未起。那时没客厅,领导只得立在走廊上候他起床,这使得我们一帮小孩大为开心,全挤在父亲的房门口嘻嘻哈哈着看热闹,足令我父亲大大尴尬了一回。这后来就成为我家永久性的笑料。

父亲的这一传统现在被我全盘接管。起早床几乎成了我一生的恶梦。我在大学时,为了不去做早操吃过好几次批评。早晨第一节课,我亦差不多总是最后一个走进教室。而放弃第一堂课不去上也是常有的事。每天早上从床上爬起来对我来说实在是件艰难备至的事。我一方面埋怨父亲的遗传,一方面也深切地体会到父亲当年为什么总要念念有词地为自己加油鼓劲,没有如此强烈的精神鼓励,欲要使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的确也不容易。所以,与我同过集体宿舍的人都知道我在早起时至少要大叫三遍“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或者高唱三遍“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方能有勇气起床。后来我写了小说,常常遇到一些人这样提问,说:你是怎么当作家的?我多也是如同所有俗不可耐的作家一样泛谈一些空洞的话。其实,真有一句肺腑之言我一直没说,那就是我知道当作家可以不上班,而不上班就可以睡懒觉!

自我当了专业作家后,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我基本上就没有十点以前起床过。每念及此,越发地有了当作家的动力。熟识我的并也爱找我的人总是说:早上去找她,准能把她堵在家里。他们并不知道,我最记仇的也就是他们这些一早来我家令我不得不起床的人。选什么积极分子以及别的什么好事情我是决不会宽容大度地投他们一票的。

有一阵子,我发胖了。好些原来喜欢我的人一下子对我兴趣索然。我虽说欣赏我行我素的基本原则,可潜伏在心里头的虚荣心总归还是有的。于是有朋友说:你这不就是睡懒觉睡胖的么?我想可不是。便决意一改陋习,重新做人。说到做到,次日便一大早起来,忙忙地奔去公园,见人跳舞便跟着跳舞(专门买了配乐的磁带),见人舞剑便跟着舞剑(又特地买了一把价值不低的长穗剑),听着嘭嘭嚓嚓的音乐,比试银光闪闪的长剑,兴奋得夜里睡不着觉,天天盼着天早点儿亮。心想这下好了,起早床成了我一天中最快乐的事,人生因此而变得多么幸福。

只是这幸福感并没有维持住三天,每早六点起床的快乐便开始演变为痛苦。每过一天,痛苦感便要加剧几分。半个月下来,每早起床的艰难程度于我已不亚于打一场淮海战役。虽则也用了很多的豪言壮语来鼓励自己,且私下比平日又加了些英雄业绩作为鞭策,可痛苦却依然有增无减。因了这样一个早晨,日子变得黯然无色。

又一日,遇到一同学,我掩饰住内心的痛楚而作自豪状地谈及我已不再睡懒觉而是天天早锻炼的壮举。同学却叹说: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就每天早起,你若活到七十岁,你得起早多少年呀?你受得了么?这应该是六十岁以后才能去做的一件事!

这真是石破天惊、震聋发聩的一句话。听得我半天发呆,之后立即掐指,一算便不觉毛骨耸然。我现今三十好几,倘若能活到七十,也还有三十多年的活头,那岂不是得有三十多年痛苦不堪的早晨和黯然无色的日子?即便只活到五十岁,那也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这未必是个短数?如此想过,立即泄气,次日就放弃了我的“淮海战役”,痛快地睡了一觉。那一觉直睡得日迫黄昏。起床时觉得世界真是美好。自道心情舒畅地发胖和心怀痛苦地减瘦相比,前者还是好忍受得多。从此便不思减肥,放肆地睡觉。迄今为止也并未见自家胖了多少,反有瘦下去的趋势,心里便愈发地觉得当初果断地回到床

上真乃英明决策。

及至今天,我早上睡觉的水平早已超越了我的父亲,大有炉火纯青之状。我可以一早躺在床上从容地指挥家里必须早起的人们做这做那,在他们潮水般地出门后,我接着再睡;也可以在早上连连地接着电话,利用其间隙继续我的梦;还可以糊糊涂涂地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后,回到家里再一头栽到床上。这是很多的人歆羡而无力(主要他们睡不着)做到的事。想起中国有句老话,说是人生大幸莫过于“睡回笼觉,娶二房妻”。我享受到其中之一,真有快哉快哉、不亦乐乎之欢喜。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50742.html

你该留意这样的幸福

布袋莲

主持人孟非:中庸者说

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生于天空,就不该忘记飞翔

超越死亡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

你说实话,我不生气

闺女要嫁人

最新文章阅读

  • 命硬的老王

    老王第一次续弦是1982年,那年55岁。老王叫王辉,个子不高,身上没几两肉,面相也不好看,尖嘴猴腮,饿死鬼托生似的,但满城的离婚丧偶女人都争着嫁他。...

    故事会2020-10-1
  • 趣谈武士打仗

    小时候听评书演义,觉得古代打仗都是大将之间的单挑。士兵就好像是来打酱油的,甭管双方人多人少,只要主帅一死,士兵就全散了。 这种情节只出现在小说里...

    青年文摘2020-10-1
  • 我会记得你,然后爱别人

    认识黎安是2011年的微博上,看见她分享了五月天的一首《突然好想你》,然后互关。 那时候忙着高考,聊天的时间不多。谈心的时候,是在2012年,我为了一段...

    青年文摘2020-10-1
  • 鬼市人头

    黎明前的神秘集市,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真相扑朔迷离…… 1,人头血案 民国期间,天津老城厢有个鬼市。所谓鬼市,并不是什么闹鬼的地方,而...

    故事会2020-10-1
  • 灵蛇

    ~~(一)~~ 太婆下葬的时候我没有去。当时全家人都去了就差我一个人。 八十八岁的太婆是饿死的。有一次外公外婆不在,她挣扎着起来要自己去厕所,却...

    意林2020-10-1
  • 毕淑敏读后感400字_读后感

    让我们静下心来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忙得有价值,忙得有意义,忙得有目的,看一看我们是不是因为忙而迷失了自己。如果我们仅是为了忙而忙,那不妨让自己...

    读后感2020-10-1
  • 四个男人和一个箱子

    在非洲一片茂密的丛林里走着四个皮包骨头的男子,他们扛着一只沉重的箱子,在茂密的丛林里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这四个人是:巴里、麦克里斯、约翰斯、吉姆...

    人生感悟2020-10-1
  • 夫妻关系陋习

    夫妻关系陋习: 1。世人都晓购物好,唯有钱包不够饱。 2。太太逛街情未了,先生拎袋受不了。 3。在外慈眉赛观音,在家常做河东狮。 4。单位端茶兼扫地,...

    故事会2020-10-1
  • 和我一样学新闻的爸妈

    见面的时候人们相互介绍,经常听到这样的标签:他来自艺术世家,他家是书香门第,她是大家名媛。好像知道了你的家庭背景就能大抵了解你这个人一样。我是...

    青年文摘2020-10-1
  • 被狗抢劫

    这天晚上,巡警赵刚在路上巡逻,突然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说有人在绿城广场被抢劫了,他放下电话,急忙开着车子,和搭档一起赶了过去。...

    故事会2020-10-1
  • 品尝家

    在一家出售葡萄干布丁的商店里,一到圣诞节期间,就会陈列出许多这类美味的食品,摆成一排供顾客选购。你可以挑选最合你口味的品种,甚至还允许顾客把各...

    读者文摘2020-9-30
  • 懒起早床

    我敢说睡懒觉这毛病肯定是可以遗传的。记得小时候,我父亲就对起早床有深恶痛绝之感。每逢上班必须得起床时,他的痛苦便溢于言表,常常咬牙切齿道“...

    读者文摘2020-9-30
  • 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嘴里的你是多少个版本

    1 我大学时十分不愿在学校洗澡,有一种内心的偶像情结,很怕被谁叫一声学姐,却看见裸体的我在洗澡堂中正卖力气地搓澡,再加上年轻任性,在胸上文了一处...

    读者文摘2020-9-30
  • 生活可以将就,生活也可以讲究等

    现在人才辈出,不愁后继无人。眼睛睁不开了,嘴巴合不拢了,腰也直不起了,头脑不清醒了,还赖在台上,是不讨人喜欢的。 前副总理田纪云日前撰文呼吁,高...

    意林2020-9-30
  • 杂草的生命力为什么特别强?

    农民对杂草最头疼了,因为田里有了杂草,就会影响农作物的收成。可是,杂草的生命力特别强,总是除不尽,每年都会长出来。 为什么田里的杂草总是除不尽呢...

  • 孙亮判案

    三国吴主孙亮喜爱吃梅子。 一天,他吩咐宦官去库房里取来蜂蜜渍梅,正吃得津津有味,却忽然在蜜中发现了一颗老鼠屎。大家见状,都吓得面面相觑。那宦官连...

    故事会20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