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文摘 / 苍老天真

苍老天真

读者文摘 日期:2020-9-3

这真是一种独绝气质。

她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了苍老的容颜,却始终又有一颗饱满的天真的心。

她们不会变老,不会枯萎,只能在与世长辞时告别。我常常在一些女子身上看到这样的苍老天真。比如扬绛。我对于她的喜欢超乎对其它女学者的喜欢,因为不做作,她总是亲手为钱钟书理发、安静地读书,翻译《唐吉诃德》,有大美而不言。喜欢静默的东西,低调,内敛,不张扬。苍老天真,于世俗而言,是一种无言的美德。

又有言慧珠,42岁了,还小孩子一样,到香港一看花花世界,立刻兴奋起来,买了珠宝臭美,完全一意孤行,不顾别人感受。这样的苍老天真,于红尘而言,是寂寞的难得。是春天里早春的花,分外扎眼。

苍老是容易的。随着光阴慢慢就老了。不用人催。自己的第一根白发提醒着,真的老了,第一次还胆颤心惊的,到最后,拔不过来了,太多了。开始用染发剂,黑得不能再黑的黑。仿佛年少。也只是仿佛。后来不再染了,染不过来了,一头银发白得似雪。原来真老了。但天真是难的。得有一颗素雪的心。放在银碗里,素白白,清凉凉,别人的纷扰与己无关。

就像那拿着旅游地图穿着几千块钱的衣服去旅游找景点的人,大抵是图了为和别人炫耀去过哪哪。而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寻找和行走一定在寂寞中,在别人所不知的那些地方,穿了一双最普通的鞋,一往无前的走着,在那些曾经有过辉煌的院子里发发呆,看看早春的玉兰开了,和八十多岁的老人说说话,这样的苍老天真,已经让时光熏染。

真的苍老并不可爱。谁喜欢老的东西?腐朽、没落、江河日下、带着拖泥带水的讨厌……说话也不利落了,总爱颠三倒四说从前的辉煌,但苍老的天真是可贵的。老了,还有一颗少年心,上演儿童戏,如今春来春又去,白了少年头,而且同样喜欢着这暮春时节,于城外采一支梨花回来,教人知道是眷深了。

松间明月多少年?转眼就会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