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痛苦没有终点

读者文摘 日期:2021-6-5

家庭美满但肉体痛苦

安妮·巴斯在不幸瘫痪的23年里,饱受骨质疏松症之苦。她的骨骼变得格外脆弱,股骨、椎骨和左下肋骨都骨折过,错位的骨头推挤着器官,令她痛苦不堪。最可怕的是,这痛苦没有终点。

她和丈夫婚姻美满。丈夫做饭时,她在一旁削着土豆皮,为有趣的笑话而乐个不停。但年复一年,在痛苦中开始、在痛苦中结束的每一天令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

这位75岁的荷兰老妇人申请安乐死已经一年了,但她的请求没有获得通过。在荷兰,一个人必须证明自己正承受巨大的痛苦或患有无法治愈的疾病,才能接受安乐死。一般情况下,家庭医生有权裁决患者是否可以采取安乐死,但巴斯的医生拒绝了她的要求。她的丈夫坚持要照顾她,女儿也对她万分不舍。

巴斯转而向“生命终结”诊所求助。这家位于海牙的诊所没有床位,病人不会死在那里。多数情况下,诊所派遣医生协助病人在家中结束生命。接到巴斯的请求后,诊所派出了康斯坦斯·德弗里斯医生去判断她是否符合安乐死的条件。

2014年8月27日,德弗里斯医生和巴斯正式见了面。按照“生命终结”诊所的标准程序,协助者和病人需要见6次面,初次和最后一次之间相隔4个月,每次电话和面访时的录音都要保留。

经过数次交谈,德弗里斯理解了巴斯的痛苦:一个人可以像她这样活一段时间,但很难经年累月地苦熬。最终,“生命终结”诊所判断巴斯“头脑清醒,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医生们商议后一致认为她符合安乐死的标准。

生命之重

2002年,荷兰成为全球第一个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一年后,1815人在该国寻求安乐死;到2013年,升至4829人,达到全国死亡人数的3%。

人们持续提出一个敏感问题:社会将协助自杀合法化,但它的界限在哪里?2014年,1854名荷兰公民自行结束了生命。反对安乐死的人认为不应轻易放弃每一条生命,但支持者相信,与其让这些人用痛苦的方式自杀,不如给他们有尊严的死亡。

过去,安乐死的大多数申请者患癌症已达晚期,但近年来,申请者中患抑郁、精神分裂和焦虑等精神疾病的人数量持续攀升。这些都是颇具挑战性的情况,因为监督机构很难判定他们是否真的承受不住“生命之重”。

荷兰监督机构不久前斥责了一名医生,因为他帮助一位患有耳鸣的47岁母亲自杀。机构认为此人并非无可挽回,医生判断有误。这是“生命终结”诊所一年内收到的第三次警告。

面对每一个寻死的病人,德弗里斯医生都得进行艰难的抉择:该不该帮这个人死去?

82岁的K女士曾向她寻求帮助。K女士举目无亲,电视、互联网是她与外界接触仅有的渠道。年轻时她一直想要孩子,但丈夫在飞机事故中意外身亡,从那之后,她觉得自己虽然活着,但生命好像已经结束了。

生活在困境里的K女士令德弗里斯十分同情在绝望中周而复始,日复一日,但法律并不支持这样的人结束生命。德弗里斯想帮她,但“生命终结”诊所拒绝了她安乐死的请求,因为她身体健康。德弗里斯问她打算怎么办,她回答:“淹死我自己。”

不过,也有些人得到一点希望后,就能重拾生活的勇气。德弗里斯接触过一名糖尿病患者,她计划前往加勒比海阿鲁巴岛向妹妹告别,然后寻死。但在海岛的生活不但让她晒得黝黑,精神也好了许多,再也不想自杀了。

决定踏出最后一步前,巴斯也犹豫不已。“我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好想享受生活。”她感慨。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我们随时都可以停下来。”德弗里斯劝道。

“如果不是这么痛苦,我真想好好活着。”最后,巴斯还是决定坚持初衷。

是救赎,还是错误

年轻时,巴斯是个快乐的姑娘,经常在酒吧跳舞,骑自行车到处跑。24岁时她成为母亲,44岁时成为祖母。日子平静地过下去,直到23年前,一次栓塞让她胸部以下瘫痪。

或许在许多人看来,巴斯的生活仍然舒心:她住在大房子里,房门为方便她的轮椅进出而被拓宽;丈夫每天早晨从床上抱起她,给她洗个澡;晚上,床头备有她的止痛药和一杯热牛奶;如果睡觉时痛得厉害,丈夫会帮她翻翻身。

但这样的日子她已无法忍受了。她的床看上去和医院的病床无异,还放着尿不湿。凡事只能靠人照顾,“连口渴了都必须向人要水喝”。凌晨3点,丈夫需要将一颗栓剂放进她体内,这样早晨她才能在尿不湿上排泄。巴斯不想当个包袱,让丈夫睡不安生。如果自己再也没有能力享受生活,那为什么还要咬牙活下去?

2014年10月底,巴斯告诉家人,自己已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人世。“请不要死在家里。”丈夫多次劝阻无果后气愤地说,“我不希望生活在妻子离世的地方。”女儿则请求她:“为您的外孙子想想吧。”

然而,巴斯对死亡再也没有犹豫。无论家人如何劝阻,她还是决定在一个周二的下午两点接受安乐死。

丈夫不愿接受这样的结果。“只要她愿意,我就会一直照顾她,哪怕到100岁。”他说,自己无法决定是否该陪在妻子身边,看着她实施安乐死。

3个女儿面临着一整代人的道德冲突:对于巴斯这样的人,安乐死是救赎,还是可怕的错误?

对此,德弗里斯有自己的答案。“巴斯的今天,很可能就是一些人的明天,他们将被迫住在养老院里,因痴呆而依赖别人的护理。一些人认为,改善护理方式就能让患者生活得有希望,但很多人在乎的是自由。”

她指出,自己接触的那些寻求安乐死的患者都不想进“监狱一样”的养老院,他们将死亡视为解脱。为病人执行安乐死后,有时他们的亲属还会送花给她。

终点

巴斯是天主教教徒,接受安乐死的两天前,一位退休牧师帮她举行了告别仪式。另外两名牧师拒绝了她,认为她违背了上帝的旨意。告别仪式后的第二天,全家人一起观看了过去的家庭录像。

那一天很快到了,德弗里斯在那天看上去和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已帮助10个人离开了世界,但不管做了多少次,她表示这永远无法成为自己的日常工作。

下午1点45分,德弗里斯将车停在了巴斯家门口。巴斯的丈夫、女儿、外孙子和亲戚朋友都来了,他们围着她。一个女儿抓起母亲的手,眼睛哭得通红,而巴斯微笑着。

德弗里斯准备为巴斯注射药物了。

“你确定吗?”她问。

“是的,我确定。”巴斯笑着答道。丈夫走近她,二女儿紧紧抓住她的手,最小的女儿坐在她旁边问:“妈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巴斯开始哭泣,留下最后的遗言:“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们身上。”她还叮嘱家人要守在一起,因为与家人共度的日子总是快乐的。

挂钟敲响了下午两点的钟声,巴斯的家中哭声一片,但她已感觉不到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7909.html

点滴集

饿着肚子饱读书

青春的光芒

陀螺\火把和珍珠

2+2=?

风止秋千上

感恩大地

闾丘露薇:我希望对得起这份职业

薄利多销落伍了

斑斓的旧时光

最新文章阅读

  • 黄永松:四十年守望民间

    也许你没听说过黄永松,但你一定知道“中国结”。 说到黄永松,不能不提到《汉声》杂志,还有这本杂志的发起人吴美云。那是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女...

    读者文摘2021-6-8
  • 寂好的幽兰

    幽兰两个字读出来,是有一种清香的。 有些文字,天生是带着植物的气息的,那么干净,那么透亮,脉络清晰。 他告诉我,“你知道么?胡兰成后来葬于日...

    读者文摘2021-6-8
  • 假如傻瓜也能活得好

    怎样才算一个好的时代,一个良性的优美的时代?我的标准是:假如傻瓜也能活得好好的。 除了周全的福利制度免其衣粟之忧,社会的游戏规则、人际关系、程序...

    读者文摘2021-6-8
  • 陷阱:1000美元如何拍卖成2050美元

    某个酒会上,塔克先生从口袋里掏出1000美元,向所有来宾宣布:他要将这1000美元拍卖给出价最高的朋友,大家相互竞价,以50美元为单位,到没有人再加价为...

    意林2021-6-8
  • 陈丹青:书是自己的房间

    抄书、偷书、借书、还书,是我们青少年时代大约有过一点求知欲的青年共同的记忆。“我们这拨人”书单,有俄国的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契...

    青年文摘2021-6-8
  • 《四风之害》观后感怎么写

      第一篇   根据学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具体安排,我校组织党员干部集体观看了专题片《生命线》和《四风之害》,基础教学党委也组织全体党员观看...

    观后感2021-6-8
  • 我给儿子借个爹

    在波士顿居住十年后,老公因病去世,我把感情之门紧锁,一头扎进课题研究中,事业带来的成就感可以让我感到满足。没想到,儿子进入青春期之后,频频和我...

    读者文摘2021-6-8
  • 10岁盲童给欧洲议会当翻译

    2011年4月,欧洲议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欧盟成员国的代表汇聚一堂,西装革履的他们,说着五花八门的语言,只有通过翻译才能顺畅沟通。半圆形...

    意林2021-6-8
  • 随礼协议

    我有个发小叫全勇先,在高中毕业以前,我们形影不离,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他留在当地继续放猪。大学毕业后,我还在为生计奔波时,...

    意林2021-6-8
  • 走失在夏末的碎花长裙

    你喜欢看落日吗 阳春三月的北京乍暖还寒,徐嘉洛穿着厚厚的夹克,腋下夹着一本书,人缩成一只鸵鸟走在风里。路上。他看到了远处楼上的花花草草,很艳,红...

    青年文摘2021-6-8
  • 给老外设计“个人品牌”:马晓莉的另类商机

    时下,来华工作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很多老外都喜欢给自己取个中文名,作为“个人品牌”。这看似容易,其实是个智慧含量很高的活,合肥女孩马晓...

    意林2021-6-8
  • 玉鸡蛋

    清朝时候,扬州有个富商夫人,姓刘,人们都叫她“刘寡妇”。她虽被称作寡妇,丈夫却并未亡故,原来这个“寡”的意思,不是寡妇的寡...

    故事会2021-6-8
  • 删个电话没了家

    最近认识了一批学车的朋友,我们彼此互留电话号码。当我想保存它们时,发现电话簿已经满了。 早在前些时候,我就整理了电话簿。那些换了号码的,那些临时...

    读者文摘2021-6-8
  • 婚姻中靠谱的幸福公式

    一 我和老公都是省城的高中老师,唯一区别的就是他是普通中学的老师,我是职业中学的老师。近些年来,由于观念一直没有转变,很多家长和学生一直认为读大...

    青年文摘2021-6-8
  • 笑星冯巩的智力拼图

    那年,头发花白、年迈体衰的冯妈妈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被送进医院抢救之后,经过医生的诊断,确定冯妈妈患的是脑梗死,刚入院那阵,冯妈妈就曾陷入了四...

    读者文摘2021-6-8
  • 中国人生活的中心是“肉身”

    与西方人或拉丁人不同,中国人把个人看作是一个“身”,也就是一个身体,对于中国人来说,身体比心灵或者灵魂都更加重要,所以中国人特别注重...

    读者文摘202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