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道

读者文摘 日期:2020-5-4

家里到底养过多少狗,已经记不起来了。

回忆的巷道里,那些曾经的狗,就像大地上的庄稼,一茬茬长出来,又一茬茬倒下去;又像一群群的过客,从虚空中来,向虚空中去。能够残留下记忆碎片的,仔细想来,也就那么几个。

最早的那条狗,是我幼年的伙伴。那时的我,生活在偏远的乡村,热衷一切乡间孩子热衷的游戏,聚众野跑,带队掐架,还有,养一条狗。

那时正流行一部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上面有条颇通人性的狗,叫阿黄。恰巧我的那条狗,也是黄毛遍身,于是就撬了一条明星狗的名字。

我是极爱惜阿黄的,时常将自己的衬衣穿在它身上,还手缝了布鞋给它套上,谁知这畜生习惯了赤身裸体,穿上衣服,俨然就像戴上枷锁,死命地在田野里疯蹿,仿佛受了某种惊吓。

它耍得很疯,害我时常围着村子大呼它的名字。在那个时代,给狗像人一样取个名字,是很稀奇的事儿。所以,每当我出外招呼狗,身后就会有尾随的小孩,嘁嘁喳喳地调笑阿黄,还阿黄呢。那情境,颇类似刚刚网络上流行过的噱语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关于阿黄,我记得的片段只有这些,至于后来它是怎样的结局,已经记不起了。

之后再有记忆的狗,都在最近几年。

先是一条叫来喜的狗,肉肉的,小小的,趴在手掌上,远远看着,像极了一只玩具狗。女儿超级喜欢这个小东西,而它那幼小无辜的样子,竟也引发了我的母爱。我们对那条狗,照顾得很仔细,孰料,狗命粗糙,经不起金贵的折腾。没过多久,小来喜染了恶疾,虽然又是打针又是挂吊瓶的,却也终究没有留住性命。

印象次深的另一条狗,名字好笑得很“胖猪”。这个名字的得来,是因为它刚来我们家时,胖得几乎没有底盘。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狗大十八变,几个月后,这家伙竟然发育演变成为苗条俊秀的型男款。是时,这厮的魅力挺大,巷子周围的那些母狗,都恨不得委身与它。这无形就助长了胖猪的骄傲情绪,走到那里,尾巴都翘得老高,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最可气的是,因为后邻家的狗同它争夺过一条母狗的宠爱,它竟然发展到打家劫舍的蛮横。天天横在我家门前,小小的个子,跋扈威严地对着那条欲从我家门前路过的情敌狗怒目而视,一派“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土匪态势。那条狗也真怕它,一见胖猪踞坐在大道中央,自己先委身在地,一点一点地向前匍匐前进。胖猪先是冷眼瞅着,看它匍匐到一定距离,一个鱼跃跳起来,扑过去就是一阵撕咬。

最终,胖猪的嚣张害得那条狗再也不敢独自路过我家门前了。每次想穿过巷子时,它总是先俯在墙角那里看,一见胖猪不在,立马健步如飞地蹿过去。只是,蹿过去容易,再回家,却又遇到胖猪在“劫道”。狗的主人很生气,既恨自家的狗窝囊,又恨胖猪太嚣张。于是,每每就有这样的场景,狗的主人在前头走,狗在后面亦步亦趋,走到我家门前,趁我们不备,主人作势要扑胖猪,胖猪撒丫子进门。

一条狗再厉害,说到家,也只是一条狗罢了,它可以在狗堆里称雄,到了人面前,永远是畜生。

我们对胖猪的所作所为,又好气又好笑,没事总要教育它,当然,这份教育,颇有几分溺爱的成分,那情形,很像父母对善于惹祸的孩子的宠溺。

不料,这家伙后来惹了一次大祸,那条同它夺爱的狗,到了发情期后,被情欲折磨得有点不要命了。没人亲见这俩畜生到底有过怎样的恶战,我们看见的结果是,那条狗无由得就瞎了一只眼。尽管没有人确定一定是胖猪犯案,但周围的人都见识过它的厉害,于是这莫须有的帽子就给它扣上了。

然后,有一天,胖猪突然失踪了。

我们急了两天,后来也就放弃了,它这样张扬跋扈,早晚会惹出点事端,所以,生死由命吧。

过了这么久,偶尔我的眼前还会跑过它的影子,歪着尾巴,怒目而视,或者冷眼睥睨,仔细想来,倒有几分江湖老大的气魄。

现在家里养的这条黄狗,名字很朴实,“石头”。它原本是条流浪狗,当初到家里来的时候,又赖又丑的样子。不过经过一年多的调教,这厮如今也变得毛色光亮、英姿飒爽起来。

石头是条厚道狗,家里养了小狗时,放到盘子里的肉,它总是先躲到一边,等小狗肚子圆了,再过来吃。小狗也欺负它,每天睡觉,直接躺在它肚子上,权当免费沙发。而石头倒有点乐此不疲的样子。后来小狗死掉了,它伤心难过了一星期,转而和前院的邻家狗,好成了一家人的样子。

同那狗在一起,它也一副极宠爱人家的样子,给它点好吃的,藏到一边,非到邻家狗上门,才叼出来。

不过也奇怪,这么老实的狗,在外面却威风凛凛。而且,又是附近几条巷子母狗的梦中情人,别的狗,无论高矮胖瘦,一律都没有它的魅力。

很多时候,看着它骄傲地被一群狗围着,我会觉得这厮有点花心大少的风范,虽然丫很低调,可是,骨子里应该有大侠的血气。在这一点上,狗眼可比人眼锐利多了,毕竟,它们是同类。

说来说去,能留在记忆里的这些狗,也就这么几条。这一点,很像我们一辈子遇到那么多的人,最终能够在大脑中刻下记号的,也就那么几个。

其中的规律不外乎,最早来的那个,占了座位的前排,无论是否突出,总是要被记住。然后就是两种分化,要么特柔软,柔软到让你一想起来,骨头都要化掉的那一种;要么就是特强势,强势到每当回忆起来,都要又叹又笑大半天。

但是,无论何种,最让人无法释怀和极力效仿的,还是“石头”这一型。低调处世,牛气做事,一张温厚的脸,满腹柔情,骨子里却又锋利如刀。

这是狗的大境界,也是人的大境界。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7028.html

周星驰:我要活得像棵树

人生最重要的功夫在修养

情义生死签

老爸要到城里来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穿越

关于何谓正义的辩论

记忆中的一爿书店

用互联网思维装神弄鬼

彩裙记

幸福的“洋庖丁”

最新文章阅读

  • 一粒中国米从基因到餐桌

    “好儿要好娘,好种多打粮。种地不选种,累死落个空。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一项技术能够创造一个奇迹。要下决心把民族种业搞上去,抓紧培育具...

    青年文摘2020-5-4
  • 人生三境说

    王国维有人生三境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人生感悟2020-5-4
  • 狗道

    家里到底养过多少狗,已经记不起来了。 回忆的巷道里,那些曾经的狗,就像大地上的庄稼,一茬茬长出来,又一茬茬倒下去;又像一群群的过客,从虚空中来,...

    读者文摘2020-5-4
  • 当习惯遇到创意

    在英国泰晤士小镇上,有一家格调高雅的餐厅。可是店主人萨姆察觉到每到周末的时候生意总是格外冷清,门可罗雀。最后萨姆了解到,原来在周末的时候他们都...

    意林2020-5-4
  • 蒋方舟:“天才”进化这二十年

    7岁写作、9岁出书、12岁开设媒体专栏,过去的20年,她活在母亲为她营造的文学世界里。成名之后,她是微博上坐拥700万粉丝的大V,但是她说自己并不愿意追...

    读者文摘2020-5-4
  • 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不识庐山真面目 【汉语拼音】bù shí lú shān zhēn miàn mù 【近义词】:藏头护尾 【反义词】:真相毕露...

    成语故事2020-5-4
  • 安静由己

    “静以修身。” 很早就知道这句话,但真正喜欢,还是在后来。 发生了许多事,经历了太多的热闹,终于慢慢地静下来。 曾经是在杂沓声中狂野奔跑...

    读者文摘2020-5-4
  • 冷心冷面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冷心冷面 【汉语拼音】lěng xīn lěng miàn 【近义词】:冷酷无情 【反义词】:古道热肠 【成语出处】 1、清·曹雪芹《红楼梦》...

    成语故事2020-5-4
  • 种畦青菜等你回

    妈妈的种的菜,满满都是爱。 儿子决定从澳大利亚飞回国,休假一个月。他说,就想吃家里种的青菜。 家的南面一块自留地上,母亲一到秋天就种青菜,用农家...

    青年文摘2020-5-4
  • 爱因斯坦在长岛的那个夏天

    1939年夏天,爱因斯坦到位于纽约东部的长岛度假。而我的祖父大卫·罗斯曼,在那里经营着罗斯曼百货公司。6月的一天,爱因斯坦走进店里。尽管祖父一...

    读者文摘2020-5-4
  • 潜藏的酒量

    最近,一家酒吧推出一项活动:谁能喝完两瓶白酒,不吐不醉,老板就奖励5000元!活动吸引了许多酒鬼,可谁也没能拿走奖金。 这天,酒吧里来了个小个子,一...

    故事会2020-5-4
  • 助人的至高境界

    张伯驹为人豪放,爱好广泛,集收藏家、书画家、诗词家、戏剧家等头衔于一身,他与张学良、傅侗、袁克文并称为“民国四公子”。 1931年,张伯驹...

    读者文摘2020-5-4
  • 胜负的微小说二

    胜负的微小说二 @威客新秀:血管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厮杀,大批正常组织被癌细胞攻击,英勇的白细胞战士奋力反抗!新参战的药物分子非但不帮忙抵抗,...

    故事会2020-5-4
  • 洋洋纚纚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洋洋纚纚 【汉语拼音】yáng yáng sǎ sǎ 【近义词】:洋洋洒洒 【反义词】:味同嚼蜡 【成语出处】《韩非子·难言》:&l...

    成语故事2020-5-4
  • 月亮上的蝴蝶

    “月亮上的蝴蝶”不是一首诗歌的名字,而是人们对一个女孩的爱称。 这个美国女孩住在一棵大树上,她的真名叫朱丽亚,希尔。 学者林达在《红杉...

    读者文摘2020-5-4
  • 超重

    那天到机场送人,飞往法兰克福、伦敦、罗马和巴黎的航班,密集得像雨点似地挤在一起。大概正赶上暑假结束,大学开学在即,到处可以看到推着装有大行李箱...

    青年文摘20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