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重建启示录

读者文摘 日期:2020-1-15

“王子总统”一直渴望带给法国一个全新的巴黎。1852年,这个名叫“拿破仑”的中年男子登上权力的顶峰。继其叔叔拿破仑一世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后,拿破仑三世开创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时代。“重建巴黎”作为一项彰显帝国气概与情怀的工程立即展开,“城市重建有怠者,请自行离开”。

在罢黜了思维保守的塞纳大省省长让·雅克·伯格后,拿破仑三世把乔治-欧仁·奥斯曼推上了省长宝座,也正式拉开了巴黎重建的大幕。让我们把镜头切回19世纪中期的巴黎,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觉那么熟悉:帝国走上工业化快车道,城市高速发展,与之相随的必然是大都市人满为患、城市环境恶化,以及新城市公共设施的供不应求这不就是中国大城市普遍在经历的发展阵痛期吗?

19世纪中期的巴黎,早已感受到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的喜与忧:公共空间的宽与窄,新旧建筑的存与废。奥斯曼头疼过、纠结过,也武断过、粗暴处理过。好在曾经的巴黎城建风险早已“平稳着陆”,望着蒙马特高地的街头艺术表演、里沃利大街供人休憩的木椅,以及在圣米歇尔广场歇脚待喂的白鸽,我们也应该说出发自心底的那句话:对于城市的重建,我们要的不仅仅是拓宽道路、修建高楼,还要更舒服、更自由的城市公共空间。

如果周末去蒙马特高地,会看到流浪歌手用吉他弹唱民谣、黑人少年在高地顶峰的颠球表演,以及围绕在红磨坊和艺术集群周围的街头素描摊子。圣心教堂的高耸下道,总会有和着节拍而起的舞蹈等卖艺表演。运气好的话,周六晚上还可以在草坪上看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电影。所有人或躺着,或靠着,横七竖八地在这片公共领域享受周末的欢愉。你想待到多晚都行,难怪诗人于坚称巴黎为“一座热爱生活的城市”。

像蒙马特高地这样的公共空间,在巴黎几乎随处可见;而在中国,似乎不可想象。如果说香榭丽舍大街的林荫大道、蒙马特高地的艺术表演领地,以及协和广场通向杜勒丽公园的步行慢道等共同构成了如今巴黎的城市休闲空间,那么中国的大都市,也许只能祭出被广场舞大妈攻占的小场地与之较量了。与巴黎人的休闲漫步、随性表演和惬意观影相比,北京人、上海人和广州人必须在超弯儿、闲逛和暴走期间,小心地绕开身边来往的车辆。同时,夜间弹唱和街头表演,也会在晚上10点之后,被一群身着制服,职责为“管理城市”的人赶走。

“只有城市,没有生活”,于坚的这句评价,似乎陈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极为逼仄的公共生活空间,在中国大城市的发展进程中似乎难以避免。你想去跑步,得留心那些离你身体不到半米的飞驰的汽车;你想踏青,一块“芳草青青,脚下留情”的木牌让你无从踏足;你想挎着吉他去江边卖唱,城管说,卖唱可以,但要早晚限时;你想去广场喂鸽子,但已无处可喂:广场被中老年人群的“最炫民族风”音乐所占据,鸽子则难觅踪迹……

中国工程院院士邹德慈曾对城市公共空间的内涵进行解读:现代城市中,汽车和快速路的出现虽然缩短了时空距离,但同时也将城市空间分割成零碎的片断;道路的通行能力被摆在第一位,广场甚至成为“露天车库”。的确,对于城市而言,真正的公共空间应该由步行、购物、休闲、交谈、观景这些多元行为来填充,而不是步行让位于行车、行人迁就车辆。

城市的街头风貌,最能体现规划者的主观意志。拿破仑三世建立第二帝国时,亟须为这个王朝树立一个与之相匹配的城市形象。早年在英国的流放,让他见识到了伦敦城建的实用和讲究卫生的风格,于是他喊出类似“建有特色的巴黎城市景观”的口号,“让拥挤的缺乏光明和空气的邻居更健康,让仁慈的光芒穿透我们的每一堵墙”。

获得他全力支持的奥斯曼公爵,以“重修心脏”为目标,对巴黎进行了重建。这位新任的塞纳大省省长格外重视街道水平线的连续性,试图营造一种巴黎专属的城市景观,在里沃利街道两侧种植高大的乔木,使之成为林荫大道。人类学家大卫·哈维在《巴黎城记:现代性之都的诞生》中曾给予供行人徜徉的林荫大道高度评价:“大道就像诗一样,巴黎主要就是借由这些大道展现在世人面前的。”

奥斯曼自诩“艺术破坏家”。旧城改造的需要,再加上其固执傲慢的性格,让他毫不妥协地拆掉了巴黎城区内近六成的建筑。虽说如此,他对公共领域积极开拓的贡献,却不容置疑。以香榭丽舍大街为核心的改造计划,将城市景观空间拓展至一个新的高度:香榭丽舍大街的两端,分别是凯旋门与协和广场的方尖碑。围绕着这个核心区域展开的,依次是广场、喷泉、雕塑、桥梁、纪念碑、公园、绿地、艺术宫殿和剧院,分别满足了都市人由私人空间走向公共空间的休闲、娱乐、纪念和观景的多重需要。以此为契机,奥斯曼在巴黎全城展开了公共空间探索。前文提到的蒙马特高地,19世纪前甚至不属于巴黎城区,但奥斯曼的坚持,让这片曾经容纳毕加索、布拉克、阿波利奈尔的艺术区域得以成为巴黎市的一个区。如今,蒙马特高地的室外空间,是巴黎包容城市文化的一个缩影。

奥斯曼还提出过“街道公共家具”的概念。喷泉、座椅、护栏、海报亭,这些细微事物构成一个室外的活动空间,在这里可动可静,可行走可停歇。也许在奥斯曼眼里,巴黎无数家庭都有室内的小家,而室外的空间,才是城市真正的“大家”。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3480.html

以享乐为终生职业

有些事应该输给人家

陆毅:男人不坏,女人更爱

小区折叠

辛亥年的血

珠宝

最后一次任务

不落地的种子开不了花

每个人都像小丑

我们在旅途中

最新文章阅读

  • “生”而快乐

    那年结婚不久,糊里糊涂地就怀了孕,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于是很坚决地做了人流手术。这竟是我和那位丈夫结婚以来做得最坚决、最自主的事,但受伤害也是最...

    读者文摘2020-1-19
  • 我曾在青春的征途中两负“重伤”

    一个人可以从生命的磨难和失败中成长,正像腐朽的土壤中可以生长鲜活的植物。 “俞敏洪”这个名字一叫出口,人们头脑里立即浮现出的总是:亿万...

    读者文摘2020-1-19
  • 生命给了我那只老虎

    我带着孩子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自己也特别触动。一个孩子漂在大海上,无边无际都是不可预知的灾难,身边还有一只老虎,那种心理张力会是多么强烈。...

    读者文摘2020-1-19
  • 怎么老是说错话

    1、周末回家,晚饭后烟瘾犯了,打算借口去散步。在门口换鞋时,老爸问我干吗去?我说:“去散个烟!”结果老爸从我身上搜出一包白沙,狠狠K了...

    青年文摘2020-1-19
  • 别偏解了人造食品

    在天然食品备受推崇的今天,一旦食品被加上前缀“人造”,将面临的必是遭人唾弃,嗤之以鼻。在普通老百姓的概念里,“人造”等同于&...

    青年文摘2020-1-19
  • 生活的次序

    人们用来了解别人的时间太多,用来了解自己的时间太少。 在资讯泛滥、八卦鼎沸的今天,这一先天的隐疾被充分激活,恶性膨胀。 在终日埋头于电脑、出入于...

    意林2020-1-19
  • 一匹马

    一名男子利用骆驼运货,每日只能走几公里。于是他非常羡慕另一名商人,拥有一匹健壮的马。 一天,他向商人说:“我想用一群骆驼跟你换这匹马。&rdqu...

    读者文摘2020-1-19
  • 不避平庸,岂非一种伟大?

    世上有一些东西,是你自己支配不了的,比如运气和机会、舆论和毁誉。那我们就不去管它们,顺其自然吧。世上有一些东西,是你自己可以支配的,比如兴趣和...

    意林2020-1-19
  • 蒲记福寿全杠房

    杨老太太还没咽气,一场“死人争夺赛”就已经在各大杠房间暗中上演了…… 卫州城里有十九家杠房,其中名声最响、招牌最亮的,自然...

    故事会2020-1-19
  • 爱匆匆

    大一那年过得最匆忙而短暂,短到那一年里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爱恋某君。 那晚的自习课,坐在门口的同学忽然来了一嗓子:“杜若兮,你男朋友找你。&...

    青年文摘2020-1-19
  • 看不到不等于

    她是个工作态度很“灵活”的员工,领导在的时候,她就努力地工作,一旦脱离领导的视线,她就尽量偷懒。 三年前,一次旅行彻底改变了她的工作态...

    人生感悟2020-1-19
  • 多快的手也抓不到阳光

    地上的阳光,一多半照耀着白金色的枯草,只有一小片洒在刚萌芽的青草上。潜意识里,我觉得阳光照耀枯草可惜了。转瞬,觉出这个念头的卑劣。这不是阳光的...

    青年文摘2020-1-19
  • 为什么维纳斯塑像没有手臂?

    维纳斯是古罗马神话中代表爱和美的女神。1820年,手臂已经残缺的维纳斯女神塑像被一农民意外挖出,几经周折运到了法国。法国国王立即召来全世界最好...

  • 学渣、学霸和学神的区别

    1、学渣考试做出了一道难题,巴不得昭告天下。 学霸考试做出了一道难题,会发一个状态,第一句话一定是:这题其实不难。 学神考试做出了一道难题,好像什...

    故事会2020-1-19
  • 播下爱的种子

    曾有人告诉我有关一位优秀教员的故事。 他是一位在熊本县任教38年、受学生爱戴、充满爱心的老师。 这位老师上小学二年级时,一个寒冷的冬日,家里来了挨...

    青年文摘2020-1-19
  • 另类经济信号

    预判经济走势,有很多指标。除了官方的统计数字、华尔街的调研报告和股市的V线图外,在民间,有很多另类的经济信号。 一位内科医生判断经济走势的信号竟...

    意林20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