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的堂会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0-28

四大徽班进京,用了三十年工夫,把“横行”京城的昆曲一举荡平。它拿下京城的戏台,首先“征服”了旗人,没用五十年,旗人见面行礼竟然都是纯正的京调京韵的京剧道白,王爷、贝勒爷、将军、巡抚、前三品的大员,不少都是出名的票友,拜师学戏,听戏捧角儿已成时尚。

说某日,程长庚去澡堂子里泡澡,水汽蒸腾得朦朦胧胧,谁也看不见谁,猛然间听得一声道白:“大夫哇!”嘴里还打着板,拉着过门的弦,叫板以后紧跟着就是一段清唱:“劝大夫放开怀且自饮酒,些须事又何必这等担忧?”赢来一片喝彩声,水雾弥漫中仿佛是一位苍头老者道:“唱得入味,这难道是程长庚程老板?这厢有礼了!”程长庚大吃一惊,自己明明未曾开口,为何仿佛刚刚张口应唱?后来才搞明白,竟然是九贝勒爷在学唱《借东风》。

京戏堂而皇之地进了皇宫。

皇帝喜好这一口,但皇帝绝不能到戏园子里去看戏,于是就在紫禁城建戏楼,在避暑山庄建戏台,在颐和园建戏楼。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故宫寿安宫和宁寿宫的畅音阁、圆明园的同乐园、承德避暑山庄的德和园、颐和园中的德和园大戏楼。

乾隆、嘉庆、道光都喜欢戏曲,但比不上后来人,咸丰的热衷近乎痴迷,深爱近乎沉醉,堪称帝王中的戏迷。

咸丰戏瘾大,而且是行家。咸丰听戏开的皇家堂会只招待皇家自己人,皇后、嫔妃,簇拥着咸丰皇帝看戏。咸丰的堂会不容外人的一个原因是为了“保密”,咸丰戏瘾上来了,难免要清唱一段。曾有一位太监透露,咸丰皇帝不止一次站在九龙口上,打着云板,敲着单皮鼓,指挥着“场面”。九龙口,伶界有说法。传说当年唐明皇李隆基喜打鼓,打的是羯鼓,也真下过功夫,因练打羯鼓打坏的鼓槌就堆放了三四竹筐。唐明皇就坐在台口上打鼓,这台口从此就称“九龙口”。咸丰的鼓也打得地道专业,在京剧“场面”中,打鼓的是整个乐队的指挥,足见其功夫。据说,咸丰皇帝戏瘾上来了,还要粉墨登场,专唱清口老生。咸丰皇帝开堂会不让外人参加,就是怕损了帝威。

夫唱妇随。当年兰儿入选秀女,又晋封为兰贵人,其中有一条就是对音乐、戏曲有一种天生的聪慧、天生的灵通。为了博得咸丰的喜爱,慈禧当年在这方面没少下功夫。她不但是戏迷,有戏瘾,而且是戏精、戏通。慈禧当权以后,立即在颐和园修了一座比故宫畅音阁还恢宏的德和园大戏楼;五十大寿时,慈禧又花了十一万两白银购置了全套的戏装行头和道具,可谓空前绝后,单凭这一点足见慈禧对京戏痴迷到何种程度。

老佛爷的堂会就开在颐和园。老佛爷开堂会的风格和咸丰截然不同。

咸丰虽然身为皇帝,开个堂会听个戏还藏着掖着,犹抱琵琶半遮面,自欺欺人。而慈禧开堂会听戏,摆的是谱,扬的是威,要的是派。能去颐和园“陪戏”,领到“赠戏”“赏戏”,那是一种莫大的荣誉和鼓励。

据说在颐和园德和园看戏时,去“陪戏”的大臣们不是坐在官椅上听戏,而是跪在戏楼下陪着老佛爷听戏,跪多久,那要瞧老佛爷的戏瘾过足了没有,无论是夏日炎炎、酷暑逼人,还是寒冬腊月、北风呼啸。虽然老佛爷有旨,累了就回厢房休息,但大家都心甘情愿陪老佛爷听戏。当然大臣们也有大臣们的高招,他们为了跪得舒服,跪得自在,就要拉拢大太监,给太监花了银子,办了事,太监就会把大臣们照顾得舒舒服服,送茶、送水果、送烟、送点心,跪的软垫上铺的垫的,摆放的高低位置恰到好处。太监伺候人的本事和戏台上名角儿唱戏的本领一样大,他们会适时把你搀出来,理由冠冕堂皇,有急报官文,然后搀着你在园子里走走,遛遛腿儿,或者把大烟具摆好,让你久旱得雨。当然,太监把你伺候得无微不至,你的银子也要伺候得无所不至。据文献记载,曾有一名大臣陪老佛爷看了三天戏,光银子就花了一万八千两,成为当时的一个新闻。

皇家的堂会不好去,但老佛爷的堂会,人们又都“挤着”“嚷着”“削尖脑袋”去,而且非去不可。

除了邀宠,大臣们、亲王郡王们都摸清了堂会的规律。开戏前先议政,看或听戏时说角儿说戏,散戏后议朝,老佛爷看完戏正处于极度兴奋之中,办事效率奇高,真正达到耳听、眼看、手批,在金銮殿十天半月压着的折子,戏后在颐和园须臾就办妥了。你参加不了皇家的堂会,你就享受不上这个待遇,该办、急办、非办不可的事就可能被一拖再拖,被拖疲、拖坏、拖死,老佛爷的堂会讲的是政治。常常谈戏谈到当朝当事,谈角儿谈到亲王大臣,谈戏文谈到哪位的奏折,谈打鼓谈到谁的办事章法,那可都是“戏后吐真言”!老佛爷亦戏中人。

老佛爷开堂会,点的都是名角儿,程长庚、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卢胜奎等等,名角儿的名单都是老佛爷钦点的。老佛爷尤其喜欢谭鑫培的戏,谭鑫培乃程长庚的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独创谭派唱法,自成一家,一百多年不变。谭派唱腔讲究低回细腻,甜美滋润,抑扬顿挫,响彻行云;讲究余音袅袅,人去其音犹在,有绕梁三日之美。

慈禧爱听谭老板的戏,爱谭腔,谭鑫培台口一声唱,能唱得老佛爷满心舒畅。多少烦心事都在一声谭唱中化为乌有,烟消云散。老佛爷亲赐谭鑫培黄马褂,可以自由出入大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谭鑫培的小女儿出嫁,谁都没想到慈禧太后竟赏了两个精致的妆奁盒,这种政治待遇,这种规格的赏赐,细数满朝官员也少。谭老板唱得好,扮得好,功夫更好!

皇家的堂会也有难唱处。

皇家的堂会非名角儿不行。

慈禧当年看《玉堂春》,钦点陈德霖扮苏三。陈老板扮苏三是梨园一绝,伶界谓之无与伦比。老佛爷懂戏,听得微微颔首,轻轻打点,面带微笑,津津有味。

苏三有段唱腔:“来在都察院,举目往上观,两旁的刀斧手,吓得我胆战心又寒,苏三此去好有一比……”陈德霖唱到此突然一个激灵,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下面的唱词是“羊入虎口,有去无还”。这还了得?几乎犯大忌大讳,慈禧老佛爷属羊乙未年生人,她一生最忌讳“羊”字,连御膳房做羊肉也得改名福肉。但戏文不等人,鼓敲着,板打着,胡响着,陈德霖不愧名角儿,戏到嘴边改唱:“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好比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据说陈老板卸妆时,小衣全部湿透,如水洗一般,坐在椅子上几乎瘫软。陈德霖后怕,讳字一出,去名杀头,罪莫大焉。正在其时,太监传旨,老佛爷有赏!陈德霖站都站不起来了,两行热泪不涌自出……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3337.html

车站里红色的秘密

上帝从不怜惜一个患得患失的人

富裕和肥胖没什么两样

成龙的乘车习惯

阅读记

美的道具

辛亥年的血

心酸的钥匙

父与子的特别对话

制造幸福的见面

最新文章阅读

  • 一落千丈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一落千丈 【汉语拼音】yī luò qiān zhàng 【成语解释】 本指琴声由高骤然下降到很低。语出唐.韩愈〈听颖师弹琴〉诗。后用&ld...

    成语故事2020-5-16
  • 尊重他人的原则

    一个周末,吃过午饭后,时为西南联大教授的金岳霖突然想起一件事:过两天他要去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主办方允许他带一名助手前往。有这么一个学习锻炼的...

    意林2020-5-16
  • 意外的答案

    在爱达荷州秋季大型科学展览会上,一个来自鹰石中学的高中生的方案获得了一等奖。 在他的方案里,他力劝人们签署一份要求严格控制或完全销毁一种叫&ldquo...

    青年文摘2020-5-16
  • 同学少年都不贱

    偶然读到了张爱玲的小说《同学少年都不贱》,讲的是两位女孩恩娟、赵珏之间的情谊沧桑。恩娟嫁了位犹太人,后来移民美国,丈夫成为第一位入阁移民,赵珏...

    意林2020-5-16
  • 蹒跚而行

    我知道,大部分人宁愿让一位醉了酒的牙医做根管手术,也不愿意上台表演单口喜剧。但是说实话,能给别人带来欢笑是一件幸福的事。对于我来说,喜剧表演不...

    青年文摘2020-5-16
  •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汉语拼音】yán zhě wú zuì , wén zhě zú jiè 【近义词】:有则改之,无...

    成语故事2020-5-16
  • 瑞士的“时间银行”养老

    在瑞士旅居期间,我租住在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娜的老人家里。克里斯蒂娜今年66岁,退休前在一所中学教书。虽然克里斯蒂娜退休已经两年了,但她每天依然早出...

    青年文摘2020-5-16
  • 大臣纪晓岚的智慧故事:驳不倒

    纪晓岚陪乾隆皇帝到杭州城,路过一家杂货店。 乾隆皇帝见门前高挂一块金字招牌,佯作不知地问:“这是什么?” 他想为难一下纪晓岚如果直接回...

    故事会2020-5-16
  • 你看,花都开了

    在我们剧团到处演出的时候,认识了一户姓陈的人家。陈先生是翟秋白的学生,是上海一所大学毕业的,他的夫人是上海美专毕业的。我在剧团的时候就常常到他...

    读者文摘2020-5-16
  • 别人的力量

    一粒雾渴望亲近大地,为此它已等待了很久很久。终于又到了一次气温降低的时候,它发誓要把握这次机会,完成它的愿望。 它努力地靠近大地,可身体的轻浮让...

    人生哲理2020-5-16
  • 君子如水,小人似油

    君子如水,小人似油。 你看那锅沸油之中,倘或滴入这么几滴清水,油便吵嚷不休,犹似众小人冷言冷语,欺那君子恢宏方正。 换做一锅沸水,任你倾入多少油...

    读者文摘2020-5-16
  • 为了欣赏而赶路

    看书是为了当作家?当然不是,仅仅是欣赏而已,阅读带来的愉悦感,无可替代。 曾记得胡兰成第一次看到张爱玲的文章时,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看到一半,惊...

    读者文摘2020-5-16
  • 我看见了大海

    我是一个腿有残疾的女孩子。母亲嫌我丢她的脸,也怕我出门遭人讥笑,于是,在我八岁前的童年里,我从没迈出门一步。我拥有的只是院子里的一方天空,一群...

    青年文摘2020-5-16
  • 每天只有5分钟

    著名音乐家王健,4岁就随父亲学习大提琴,9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小。王健10岁时,美国著名小提琴家艾萨克·斯特恩访华。斯特恩将王健的演奏摄入名...

    读者文摘2020-5-16
  • 拆局容易,做局难

    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青铜彝炉却砸在手里怎么也卖不出去可是这并不妨碍李文轩把钱挣了一笔又一笔他的发财秘诀到底是什么 1。隔山卖牛 提起李文轩,琉璃厂的...

    故事会2020-5-16
  • 爱与阴谋的较量

    1 岳珊来到游泳池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张鸣的号码,那边响起了手机的响声,是张鸣的。她跑过去一看,张鸣的衣服堆在那儿,手机在衣袋里响。 她笑了笑,张...

    故事会20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