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生命三天时间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2-3

一天的黄昏,从青藤上簌簌滚过的一阵雷雨给我们带来了一只鸟儿,然而,它已经气息奄奄,一动不动地紧闭着双眼面对着世界。哥哥伸出手碰了碰它的身体自语道:“一只死鸟,它死了。”就像以往的任何规矩一样,我们需要挖一个小坑,使这只小鸟进入生命的安然。

干燥秋日的黄昏,掘坑的声音进入我的耳膜,借助于从上苍那里射出来的一丝丝光线,我看到了如同干燥秋日似的泥土。就在哥哥把那只鸟儿放在坑中时,那鸟儿突然翻动了一下身体,哥哥叫了一声,问我有没有看见小鸟在翻身,我说看见了。哥哥便捧回小鸟,说:“也许它根本就没有死,也许它还在呼吸呢。”于是,这只即将被我们安葬的小鸟就这样回到了大地上。

这只鸟儿果然没有死,它在黄昏的丝丝光线中再一次翻身,让我惊喜无比。我把它带到房间,点上油灯。哥哥把灯芯挑亮了一些,母亲来了,她给小鸟带来了松软的米饭,我剥开了鸟嘴,把米饭喂进它的嘴里。起初,它吞咽得费劲,我们又喂了它一些水,母亲发现了它的伤口:在两翼之下,血淋淋的伤口让我们呼吸到了人类给它带来的杀戮和血腥味儿。母亲拿来了酒精和消炎粉,撒在伤口的表面,并给它吞咽了一颗像沙粒般大小的消炎药。

在秋天夜晚的寒冷里,我们帮助小鸟搭起了暖和迷人的临时帐篷:在几块拼叠起来的纸盒深处,我们垫上了层层叠叠的稻草,放上水和米粒,设置了一道小窗户,按照人类的居住环境,帮助这只小鸟找到了暂时的家园。

三天以后,鸟儿奇迹般地站了起来。第一天拂晓我们拉开小窗户时,还看见它孤立忧伤的小模样,它的身体似乎在疗伤中充满期待。第二天拂晓,我们观望它时,它的两翼已经微微张开,这表明那些消炎粉已经渗入到伤口之中去了,帮助它慢慢地战胜了炎症。第三天拂晓,我第一个拉开了它的小窗户,它竟然站起来,两翼在窄窄的小房屋里动着,那渴望飞翔的姿态迅速地感动了我们全家人。

最激动人心的、最惬意的是一个早晨,我们给它梳理了一遍羽毛,喂足了水和米饭,这只不死的鸟儿,这只经历了三天疗伤的鸟儿,这只差一点就被我们安葬在尘埃深处的鸟儿,终于可以飞起来了。我们全家人站在一起为它送行的时刻到了:它因为拥有了三天时间重新获得了新生。这种魔法在冉冉上升的朝霞之中给予了我们生活的信心。

给予它们三天时间吧,证明它们可以不死的理由和现实;给予万物三天时间吧,我们可以陪万物一起经历时间之谜的变异,也可以经历时间魔法的考验。因为,三天时间就可以改变一种命运,我看到的那只鸟儿依然从花园中飞出去,它的两翼充满了玄机,同时充满了新生的战栗。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1640.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宝玉的旧手帕

    贾环在贾政面前告黑状:“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贾政气得面如金纸...

    读者文摘2019-6-17
  • 近乎完美的答卷

    他已经一筹莫展了。连续五年报考重点大学,结果都落榜了。 因此,他对那份突如其来的、离奇古怪的宣传广告极感兴趣:“特别向您出售最新开发的划时...

    读者文摘2019-9-22
  • 可以做好的事情

    临出门,母亲总递给我一把鞋刷。我都三十多岁了,她还把我当个孩子,叮嘱我,一定要把皮鞋擦亮!多少次后,我忍不住问母亲,我本来对服饰就不太讲究,单...

    读者文摘2019-11-4
  • 一切从家徒四壁开始

    我们决定在一起,两个人住。 开始,由一个空字。 空,一个字本身就是一件事,然后衍生成词。空间、空气、空旷、空白、空闲、空虚、空洞、空谈、空想&hell...

    读者文摘2019-1-8
  • 最香的蛋炒饭

    深秋的时候,我在豫东开封部队军队机关的家属院正走着,忽然有人告诉我,说我家里来人了,在我家门口等着我。 我慌忙地赶回家里去,看见大伯疲惫地坐在我...

    读者文摘2018-10-24
  • 老佛爷,遵命

    我们的老师,是一个我们喜欢至今的老佛爷,脾气很怪,性格很真,让我们惊奇,也让我们爱! 我与老师零代沟 老师,不是电视上的偶像明星,不需要具备倾国...

    读者文摘2019-5-6
  • 陪伴是金

    郎平在带领美国女排取得奥运会亚军后,任职届满,她却没有选择继续留任,这让很多人大惑不解。更让人不解的是,郎平在谈到她为什么要舍弃主教练的职位时...

    读者文摘2019-8-3
  • 知识不是力量

    当我们说知识的时候,有时候我们说的其实是“知道”,比如,鸦片战争是哪一年爆发的;有的时候我们说的其实是“常识”,比如,一年...

    读者文摘2018-10-17
  • 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常言道: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旅游就是这样。在从前的从前,听见有人小学时已随家人举家欧游,那时候,小学生能够坐飞机算是大事件了,总是羡慕不已。现...

    读者文摘2018-9-23
  • 一颗高贵的心

    2009年12月18日早晨,湖北省黄石市铁山区三岔路村的拾荒老人郭冬容,带着冬日清晨的露珠,走过平日烂熟的拾荒路。对这位年逾七旬的老太而言,这只是寻常...

    读者文摘2019-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