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的温馨

读者文摘 日期:2021-6-6

我的住所幽深,院内树木繁茂。久别之后,房子的许多去处吸引我躲进去尽情享受归来的温馨。花园里长起神奇的灌木丛,散发出我从未领受过的芬芳。我种在花园深处的杨树,原来是那么细弱,那么不起眼,现在竟长成了大树。它直插云天,表皮上有了智慧的皱纹,梢头不停地颤动着新叶。

最后认出我的是栗树。当我走近时,它们光裸干枯的、高耸纷繁的枝条,显出高深莫测和满怀敌意的神态,而在它们躯干周围正萌动着无孔不入的智利的春天。我每回都去看望它们,因为我心里明白,它们需要我去巡礼,在清晨的寒冷中我凝然伫立在没有叶子的枝条下,直到有一天,一个羞怯的绿芽从树梢高出远远地探出头来看我,随后出来了更多的绿芽。我出现的消息就这样传遍了那棵大栗树所有躲藏的满怀疑虑的树叶。现在,它们骄傲地向我致意,俨然已经习惯了我的归来。

鸟儿在枝头重新开始往日的啼鸣,仿佛树叶下什么变化也未曾发生。

书房里等待我的是冬天和残冬的浓烈气息。在我的住所中,书房最深刻地反映我离家的迹象。

封存的书籍有一股亡魂的气味,直冲鼻子和心灵深处,因为这是遗忘业已湮灭的记忆,所产生的气味。

在那古老的窗子旁边,面对着安第斯山顶上白色和蓝色的天空,在我的背后,我感到了正在与这些书籍进行搏斗的春天的芬芳。书籍不愿摆脱长期被人抛弃的状态,依然散发出一阵阵遗忘的气息。春天身披新装,带着忍冬的香气,正在进入各个房间。

在我离家期间,书籍被弄得散乱不堪。这不是说书籍短缺了,而是它们的位置被挪动了。在一卷十七世纪古版的严肃的培根著作旁边,我看到萨尔加里的《尤卡坦旗舰》。尽管如此,它们倒还能够和睦相处。然而,一册《拜伦诗集》却散开了,我拿起来的时候,书皮像信天翁的黑翅膀那样落下来。我费力地把书脊和书皮缝上,事前我先饱览了那冷漠的浪漫主义。

海螺是我住所里最沉默的居民。从前海螺连年在大海里度过,养成了极深的沉默。如今,近几年的时光又给它增添了岁月和尘埃。可是,它那珍珠般冷冷的闪光,它那哥特式的同心椭圆形,或是它那张开的壳瓣,都使我记起远处的海岸和事件。这种闪着红光的珍贵海螺叫Rostellaria,是古巴的软体动物学家卡洛斯·德·拉·托雷,有一次把它当作海底勋章赠给我的。这些加利福尼亚海里的“橄榄”,以及同一处来的带红刺的和带黑珍珠的牡蛎,都已经有一点儿褪色,而且盖满尘埃了。从前,就在有那么多宝藏的加利福尼亚海上,我们险些遇难。

还有一些新居民,就是从封存了很久的大木箱里取出的书籍和物品。这些松木箱来自法国,箱子板上有地中海的气味,打盖子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随即箱内出现金光,露出维克多·雨果著作的红色书皮。旧版的《悲惨世界》便把形形色色令人心碎的生命,在我家的几堵墙壁之内安顿下来。

不过,从这口灵柩般的大木箱里出来一张妇女的可爱的脸,木头做的高耸的乳房,一双侵透音乐和盐水的手。我给她取名叫“天堂里的玛利亚”,因为她带来了失踪船只的秘密。我在巴黎一家旧货店里发现她光彩照人的身影,那时她因为被人抛弃而面目全非,混在一堆废弃的金属器具里,埋在郊区阴郁的破布堆下面。现在,她被放置在高处,再次焕发着活泼、鲜艳的神采出航。每天清晨,她的双颊又将挂满神秘的露珠,或是水手的泪水。

玫瑰花在匆匆开放。从前,我对玫瑰很反感,因为她没完没了地附丽于文学,因为她太高傲。可是,眼看她们赤身裸体顶着严冬冒出来,当她在坚韧多刺的枝条间露出雪白的胸脯,或是露出紫红色的火团的时候,我心中渐渐充满柔情,赞叹她们含着挑战意味发出的浪涛般神秘的芳香与光彩;而这是它们适时从黑色土地里尽情吸取之后,像是责任心创造的奇迹,在露天里表露的爱。而现在,玫瑰带着动人的严肃神情挺立在每个角落,这种严肃与我正相符,因为她们和我都摆脱了奢侈与轻浮,各自尽力发出自己的一份光。

可是,四面八方吹来的风使花朵轻微起伏、颤动,飘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青年时代的记忆涌来,令人陶醉:已经忘却的美好名字和美好时光,那轻轻抚摸过的纤手,高傲的琥珀色双眸,以及随着时光流逝已不再梳理的发辫,一起涌上心头。

这是忍冬的芳香,这是春天的第一个吻。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1291.html

来不及,你就不学了吗

河在河的远方

医生未必告诉你的健康秘密

每一个刹那都是唯一

巴黎之吻

你有过闲暇吗

文斯·卡特:半人半神

不要装太多,闲言碎语

[人生] 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

月亮上的蝴蝶

最新文章阅读

  • 单枪匹马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单枪匹马 【汉语拼音】dān qiāng pí mǎ 【近义词】: 孤军作战、单人独马、孤家寡人、单刀赴会 【反义词】: 人多势众、千军万马 【...

    成语故事2021-6-17
  • 你要是在麦田里遇到了我

    这里不是家 你却是生长根茎的影子 习惯把自己养在金黄的梦里 我在你的世界练习降落 不谈金钱权力和性 只开着一扇干净的窗户 折射低飞的阳光 我们成了假模...

    意林2021-6-17
  • 喋血大斗马

    若要富,先修路。自从十多年前紫竹村通了公路之后,紫竹村就开启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这十几年来,紫竹村的经济水平就应了那句老话芝麻开花节节高。全...

    故事会2021-6-17
  • 弹琴的领导与熬夜的领导

    鲁国的单父县缺个县长,国君请孔子推荐一个学生,孔子推荐了宓子贱。宓子贱弹着琴、唱着小曲就到了单父县。他在官署后院建了一个琴台,终日鸣琴,悠闲自...

    读者文摘2021-6-17
  • 第一的怪逻辑

    我有一个学生,姓焦,叫焦铁,考试成绩常常第一,人称“铁第一”。进入高三的时候,因心理波动,“头把交椅”被人抢了,几次考试都...

    意林2021-6-17
  • 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南方水乡,我在湖上荡舟。迎面驶来一只渔船,船上炊烟袅袅。当船靠近时,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听到了孩子的嬉笑。这时我恍然悟到,船就是渔民的家。 以船...

    读者文摘2021-6-17
  • 云愁雨怨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云愁雨怨 【汉语拼音】yún chóu yǔ yuàn 【近义词】:依依不舍、难舍难分、爱别离苦 【反义词】:一刀两断 【成语出处...

    成语故事2021-6-17
  • 你有多久没傻笑

    法国有所教人做小丑笑的学校,招收的学生包括成年人、青少年和小孩即是所有人,除了婴儿。但婴儿的笑才是最真心最可爱,且不遗余力的。 “搞笑课程&...

    读者文摘2021-6-17
  • 如果有一天我老了

    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死。 《肖申克的救赎》 尽管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已经放言,“老年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场大屠杀”,但是长寿的...

    读者文摘2021-6-17
  • 药房里的照相馆

    在美国费城有一家“爱德华药房”,它的规模和面积并不大,只有200多平方米,但只要说起这家药房,没有一个当地人会说不知道,不仅如此,他们还...

    青年文摘2021-6-17
  • 富人和穷人

    从前,有一个富人。他很有钱,他本可以拥有很多小汽车,但他却宁愿开一辆福特牌汽车;他本可以拥有许多计算机,但他只用一台苹果电脑;他本可以拥有许多住...

    人生感悟2021-6-17
  • 我的树

    我收到一封昔日大学同学写来的信,他是个有钱的地主,一个贵族。他请我到他的庄园去。 我知道他患病已久,双目失明,身体瘫痪,几乎不能走路…&hel...

    读者文摘2021-6-17
  • 小三向前冲

    这天一早,龙岩赶去上班。刚走进大楼大门,就见大厅里围着很多人,正仰着脑袋看着墙上的什么。他也好奇地围过去,睁大眼睛也没看到墙上贴着什么,就问道...

    故事会2021-6-17
  • 只想帮你上一些人生的课

    我开始读博士的那年,是我们学校招收博士生最多的一年。一百多人挤在一个教室里上公共课,上面老师讲得很累,下面我们听得也累。由于繁重的研究任务,我...

    读者文摘2021-6-17
  • 为什么收音机能选择电台?

    人们在听收音机时,通过转动选台旋钮可以随意选择所要收听的广播节目,为什么呢?原来,各地的广播电台都根据预先安排好的时间和节目,按照自己的频率向空...

  • 简简单单,别那么复杂_读后感

    有些生命自然而来的缘份,是约定俗成好了的。无力改变。只能精心的筹划痴心的遥望耐心的守候动心的注目,可回忆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至美至绚的回忆需要两...

    读后感202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