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和富

读者文摘 日期:2019-11-5

……·1·……

去穷人家里,不自觉地,我就会觉得松弛,觉得怎么做都没有什么不合适。但是到富人家里,我就开始谨慎起来,端正起来,不自觉地告诫自己,要配得上这里的东西,不要惹人笑话……那么多人啊,生来都是势利的,都嫌贫爱富,笑贫羡富。

“重要的不是物质的富贵,而是精神的富贵。”这话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到生活中看看就知道,它的底子是多么的薄脆。精神的富贵若没有物质的富贵垫着,有几个人能看得见?在这庸俗的人世,多少人不是被物质的富贵征服,且很满足于被物质的富贵征服?简直是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2·……

便宜,打折,赠送……如此这般的广告噱头,无非都是在拿价格说事,从而刺激人去买东西。都直白、粗陋,乃至恶俗。所以,那句话就显得很高明:“你,值得拥有。”如此婉约,如此雅致,如此珍爱地奉承着你,宝贝着你:你,值得拥有。似乎你天然地拥有一张资格证,而这张证的获得和钱没有任何关系。在听到的一瞬间,你尽可以陶醉在这样的气氛里,理所当然地顺应他们的推断:我,值得拥有。那么,以此荡开:XX别墅,你,值得拥有。XX手机,你,值得拥有……无边无际的句式复制批发,排山倒海而来。但是,很快,那点儿短命的虚幻的情境随即就撞碎在那块坚硬无比的巨型礁石上:没有钱,你,如何拥有?

……·3·……

经常见到一些演说家,口若悬河,讲解产品,推销保险……每当听见口才太好的人说话,我都有一种压迫感。他们的肢体、声音、气色、表情、眼神,连同那些消失在空气中的词汇,这一切都构成一种奇妙的氛围,我很愿意暂时忘了自己。但是,只要从这个氛围中出去,我就会立刻清醒,迅速地把刚刚听过的忘掉。

还有那些喜欢诉苦的人,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的不幸。“不幸福是一种耻辱。”这是博尔赫斯的话,那么,把这耻辱再展示出来,就是双重的耻辱。也因此,当听到某人复述自己的不幸尤其是当众进行复述时,我就会觉得这已经带有表演成分是的,单独的讲述总还是稍微私密一些,接近于本色演出。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沉默的人,对自己的苦难经常保持沉默的人,他们无声的包容和承受,往往让我尊敬。

那些能言善辩的人,那些习惯倾诉的人,他们貌似富人,语言的富人,其实他们都是穷人。他们把财富都抹在了嘴上,所以成了穷人。而那些沉默者,他们恰恰相反,虽然他们的富都变不成钱,甚至只会是刺伤自己的刀子,但他们都是富人。

“我不能接受那些把苦难挂在嘴上的人。”那天,在茶馆,我听到有个男人冷冷地说:“把苦难挂在嘴上,就是没教养。人可以很苦,但不可以没教养。”

……·4·……

很多次,在街头,我看见那些女孩的穿着,有的一望而知就是暴发户,把什么好东西都堆在外头:耳朵上、脖子上……丰富到啰唆,华丽到繁杂,生怕别人不知道。是那种满当当的穷。

那些雍容的,满不在乎的,总是表现出生来就是在享受富的人,在我看来,也是穷:苍白的,单薄的,不堪一击的穷。

和那些富人在一起时,我总是一眼就能看出富下面掩藏的穷。他们压不住这种穷,或者是富:住过多么高级的酒店,见过多么显赫的人……这些必须得提,一定得提。“该露不露,心里难受。该烧不烧,心里发焦。”露和烧,在我们豫北方言里都是炫耀之意。露和烧的人,都是穷的。

也许,真正的富,只有这种:在穷中历练过,历练得很多,很深,然后抵达了富。这种富,才是最扎实的,最经得起推敲的,最有神采和韵味的富。

……·5·……

有时候,听朋友们讲童年,讲少年,讲那些不靠谱的事。讲着讲着,大家都猖狂起来,没心没肺地大笑着。回忆过去,总有一种很富裕的感觉。回忆是件多么奇妙的事啊,首先是那么安全,因为已经是过去时。其次是那么乖巧,让讲述者可以对它选择性地遗忘、删节甚至跳过,也可以随便篡改甚至颠覆性再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够留下来的回忆都是人们大浪淘沙淘下来的金子,这金子可供人们去置换宝贵的充实和满足。

回忆,让人成为富人。

然而,只回忆乐趣的人,又该是多么穷啊。

……·6·……

忽然想起小时候,在乡村,夏季雨天,我坐在大门口看雨。透明的雨珠从天而降,忽大忽小,忽急忽缓,带着浅浅的一层灰气。

有农人从地里回来了,淋着雨。有匆匆走着的,边走边骂着雨,有慢慢走着的,哼着小调,就那么湿着头发和衣裳。我就觉得,那匆匆走着的人,就是穷人,那慢慢走着的,就是富人。而也有那么一些人,看着雨却丝毫没有知觉的,也是穷人吧。

穷和富,原来是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得到的,也是瞬间就可以变化得了的。你看那从银行出来取着鼓鼓囊囊现金的富人,他眉头紧锁,就是一个穷人。你看那开着三轮车卖完了菜回家的农夫,他双手泥泞,却俨然一个富人。

……·7·……

“很多中国人,不休息,拼命挣钱,挣钱后也不吃好的,不穿好的,就买房子,小房子,大房子……”说话的是一个外国男人,他说话的对象是一张中国面孔,那男人彬彬有礼地笑着,点着头。

是啊,很多中国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就是这么努力,就是这么励志,就是这么辛苦就是这么穷。骨子里的穷。即使是富,也富得那么穷。

穷得太久了。穷得太深了。穷得不能再穷了。

什么时候才能富起来呢?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29675.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牛的眼神

    如果一个人去观察牛的眼神,他往往会被它轻易击败。牛的眼神太从容,太沉静了。即使农人驱它耕地,把它打得皮开肉绽,它的眼神还是那样静如止水。但是,...

    读者文摘2019-3-5
  • 80后,该制订养老计划了

    不要以为退休、养老距离你很遥远。先来看3个数字。 40%:法律法规说,作为“体制外”的企业员工,退休后每月只能获得现在收入的40%左右。 16万...

    读者文摘2019-1-15
  • 行 事

    人有几千几万种,种种人行事的方法都不同。一些人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另一些人杀头也不肯做。一些人认为天公地道的事,另一些人会认为屈辱人格之至。人...

    读者文摘2019-7-18
  • 警惕职场

    职场中,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一不留神,极可能会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着棋错,满盘皆输。讲的是在棋局中,如果考虑不周...

    读者文摘2019-10-7
  • 薄利多销落伍了

    有两句话害了中国的企业家。第一句话是什么?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句话错了!咱今天先不分析这句话。第二句话叫什么?叫薄利多销。按照中国人的思维习惯,...

    读者文摘2019-3-6
  • 自重

    王利器自重其名,自视颇高。 有后学问王利器:“您认为自己哪一部书最好?”王利器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的每一部书都有我的贡献。”...

    读者文摘2018-11-5
  • 一朵朵白云

    老牧人身着天蓝色蒙古袍,古铜色脸庞,皱纹堆叠,花白胡须飘垂胸前……一派仙风道骨。 老牧人一年四季放牧一群羊,行走于草原的坡坡岭岭间。...

    读者文摘2019-6-27
  •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那时,我在冀中乡村,清晨在无边的大地上常看见雾的飘游、雾的散落。看雾是怎样染白了草垛、屋檐和冻土,看由雾而凝成的微小如芥的水珠是怎样湿润着农家...

    读者文摘2019-4-26
  • 别人的感受

    这件事情发生在普吉岛渡假村,那时我在那里担任英文的翻译公关。 有一天,我在大厅里,突然看见一位满脸歉意的日本工作人员,安慰着一位大约四岁的西方小...

    读者文摘2019-9-27
  • 当年那些坏学生

    吴念真,台湾知名导演、作家、编剧、演员、主持人。1973年开始从事小说创作,从1981年起,陆续写了75部电影剧本,曾获五次金马奖最佳剧本奖、两次亚太影...

    读者文摘2019-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