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头刀与人性

读者文摘 日期:2020-1-12

封建王朝杀人用鬼头刀,并且还要在闹市杀,诸如菜市口,还要将要犯的头颅悬挂在城门楼上示众。不过,这砍头的传统并未因王朝的终结而退出,而是一直延续到五彩缤纷的民国。

近读美国圣公会传教士李遹声夫人Lucy的回忆录《一个美国人在中国的旅居》,其中讲了民国时她在安庆经历的一件小事:当时皖省都督的一个小姨太对基督教感兴趣,Lucy时常去督府见她,慢慢同皖督也熟了。有一次佣人告诉她,前次杀人因鬼头刀不快,砍了十五刀才把那犯人的头砍下来。这让Lucy感到愤怒和恐怖。

后来这事通过上海的报纸传到国外,对她热爱的中国构成一种羞辱。Lucy立即到督府要求见都督。Lucy要求都督至少应该把鬼头刀磨快一点。都督无奈地说,因为迷信,在安庆没有磨刀匠愿意磨鬼头刀。Lucy于是请求都督换一把新刀。都督回答说,除非到上海去买。

她带着愤怒和失望离开都督府,对皖督仅有的一点好感也荡然无存;并且她的脑海中一直纠缠着那“十五刀”,那场面如同砍树桩一样,死囚那惨烈的呼叫如在耳畔。次日晚些时候,皖督告诉她订刀的电报已打到上海,并且在新刀到来前不会执行新的死刑。这让她感到一点宽慰,私下觉得这是一个小胜利。

事实上,砍钝的鬼头刀在当时并非仅此一把,应是相当普遍的了。因为反正都是砍头,过程是不重要的,刽子手和看客也不关心鬼头刀锋利与否,甚而连死囚也不关心这个,反正留下的都是“碗口大的疤”。

鬼头刀刃口是锋利的,背厚面阔,体量沉重,长于劈砍,似乎是专门用来杀头的。因为是送死囚进“鬼门关”,故在刀柄处雕有一个鬼头。问题是,刀砍头砍多了,再怎么也会出现缺口。哪个磨刀师傅愿意磨这种刀呢?20世纪初,美国著名旅行家盖洛著有《中国十八省府》一书,其中写到在安庆见到的行刑场面。他写道,刽子手砍完头,赶忙跑回城里,将屠刀放在关公庙里洗干净,同时献上一份便宜的祭品,然后他燃放爆竹,以躲避任何不祥的兆头,最后他才去衙门领取应得的八百文铜钱。与此同时,在城墙上围观的看客会用高声呼喊和鼓掌等方式,将鬼魂挡在城外。

在贪吏横行、酷刑丛生的古老国度,人心结着厚茧,人性麻痹。笔者之所以对Lucy产生由衷的敬意,就在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细节,不可能在民国的总统、都督的脑海中出现。而Lucy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地享受尊贵的生活,完全可以对那些与己无关的死囚不闻不问,这既不妨碍她的道德感,也不影响她传递福音的成就感。短暂的不快会迅速被好梦取代,问题是,那惨状一直缠绕在她的心头,令她寝食不安。

悲悯促使她采取了行动,尽管结局不可更改,但她改变了非人道的过程,哪怕只有几秒钟。这体现了真正的基督精神。那些宏大的礼拜仪典,远不如对那些必死囚犯的临终关怀更见人性,亦更见神性。Lucy身上散发着真正的贵族精神的气息。

同样是女性,纳粹头号女战犯伊尔丝·科赫是一个美女,她被指控的主要罪证不是杀人数量,而是堆成小山似的精美艺术品:有钱包,有书籍的封套,有灯罩,每一件都光滑细腻,富有弹性,在光线照射下莹莹发亮,但那材料竟是一张张人皮从尚未完全断气的活人身上剥下来的皮。同其他屠夫一样,伊尔丝·科赫也喜欢音乐,甚至哲学。她(他)们可以一边听着优雅的古典音乐,一边残杀自己的同类。由此看来,音乐和哲学这些修养,并非人性和人的素质中最核心的部分。

不择手段是可以玩到极致的,也包括杀人的花样。据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为剃头室撰有一联:“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倒鲜活地刻画出一些政客和造反者都同样冷血的本质。而且,更诡异的是,“头颅”竟成了造反或革命的“目的”,而“手段”则可以“各显神通”。试想义和拳等各种狂潮,无论宣言包装得如何正当、如何漂亮,最后无不以“老夫手段如何”分出胜负,又以“天下头颅几许”作为血的代价。

林语堂说过:“我没有梦想,我也不梦想军阀不杀人,但只是希望军阀杀人之后,不要用二十五块钱把人头卖给被杀者的亲属。”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28681.html

苏轼“遭遇”王安石

诗——闻到你花园的芳香是多么快乐

以富豪的方式生活

兴趣决定成败

慰藉心灵的食物

卡梅隆:疯狂的“卡神”,精彩的梦想

人生的一碗面

只有举起你的右手,你才能站起来

一只猫活在世上的真正使命

第四类目光

最新文章阅读

  • 我曾在青春的征途中两负“重伤”

    一个人可以从生命的磨难和失败中成长,正像腐朽的土壤中可以生长鲜活的植物。 “俞敏洪”这个名字一叫出口,人们头脑里立即浮现出的总是:亿万...

    读者文摘2020-1-19
  • 生命给了我那只老虎

    我带着孩子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自己也特别触动。一个孩子漂在大海上,无边无际都是不可预知的灾难,身边还有一只老虎,那种心理张力会是多么强烈。...

    读者文摘2020-1-19
  • 怎么老是说错话

    1、周末回家,晚饭后烟瘾犯了,打算借口去散步。在门口换鞋时,老爸问我干吗去?我说:“去散个烟!”结果老爸从我身上搜出一包白沙,狠狠K了...

    青年文摘2020-1-19
  • 别偏解了人造食品

    在天然食品备受推崇的今天,一旦食品被加上前缀“人造”,将面临的必是遭人唾弃,嗤之以鼻。在普通老百姓的概念里,“人造”等同于&...

    青年文摘2020-1-19
  • 生活的次序

    人们用来了解别人的时间太多,用来了解自己的时间太少。 在资讯泛滥、八卦鼎沸的今天,这一先天的隐疾被充分激活,恶性膨胀。 在终日埋头于电脑、出入于...

    意林2020-1-19
  • 一匹马

    一名男子利用骆驼运货,每日只能走几公里。于是他非常羡慕另一名商人,拥有一匹健壮的马。 一天,他向商人说:“我想用一群骆驼跟你换这匹马。&rdqu...

    读者文摘2020-1-19
  • 不避平庸,岂非一种伟大?

    世上有一些东西,是你自己支配不了的,比如运气和机会、舆论和毁誉。那我们就不去管它们,顺其自然吧。世上有一些东西,是你自己可以支配的,比如兴趣和...

    意林2020-1-19
  • 蒲记福寿全杠房

    杨老太太还没咽气,一场“死人争夺赛”就已经在各大杠房间暗中上演了…… 卫州城里有十九家杠房,其中名声最响、招牌最亮的,自然...

    故事会2020-1-19
  • 爱匆匆

    大一那年过得最匆忙而短暂,短到那一年里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爱恋某君。 那晚的自习课,坐在门口的同学忽然来了一嗓子:“杜若兮,你男朋友找你。&...

    青年文摘2020-1-19
  • 看不到不等于

    她是个工作态度很“灵活”的员工,领导在的时候,她就努力地工作,一旦脱离领导的视线,她就尽量偷懒。 三年前,一次旅行彻底改变了她的工作态...

    人生感悟2020-1-19
  • 多快的手也抓不到阳光

    地上的阳光,一多半照耀着白金色的枯草,只有一小片洒在刚萌芽的青草上。潜意识里,我觉得阳光照耀枯草可惜了。转瞬,觉出这个念头的卑劣。这不是阳光的...

    青年文摘2020-1-19
  • 为什么维纳斯塑像没有手臂?

    维纳斯是古罗马神话中代表爱和美的女神。1820年,手臂已经残缺的维纳斯女神塑像被一农民意外挖出,几经周折运到了法国。法国国王立即召来全世界最好...

  • 学渣、学霸和学神的区别

    1、学渣考试做出了一道难题,巴不得昭告天下。 学霸考试做出了一道难题,会发一个状态,第一句话一定是:这题其实不难。 学神考试做出了一道难题,好像什...

    故事会2020-1-19
  • 播下爱的种子

    曾有人告诉我有关一位优秀教员的故事。 他是一位在熊本县任教38年、受学生爱戴、充满爱心的老师。 这位老师上小学二年级时,一个寒冷的冬日,家里来了挨...

    青年文摘2020-1-19
  • 另类经济信号

    预判经济走势,有很多指标。除了官方的统计数字、华尔街的调研报告和股市的V线图外,在民间,有很多另类的经济信号。 一位内科医生判断经济走势的信号竟...

    意林2020-1-19
  • 初中男生向女生表白

    初中男生向女生表白 爱情很慢很慢,时间很快很快。寂寞很长很长,人生很短很短。你在很深很深的孤独里,等待着很笨很笨的我。 爱一个人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