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囚禁的花香

读者文摘 日期:2021-6-2

那日经过旧居,沿街途中闻到了桂花香,但那香气却显得如此单薄和孤单。两年前这里还有很多棵桂花树,我在昏黄的路灯下一株株辨别,却只找出一棵来。

我向街边的小贩们问询桂花树的去向,他们说被人先后移到领导楼下了。

一时无言。

桂花树当然也不能因被挖离旧土而不开花,但花本身的走动,该是它极不情愿的吧。尽管它依然峻挺,依然在别处散放着浓浓的花香。只是想到富豪权贵家中气派的书柜上故作风雅的精版名著,不知有几本等来过知己的阅览。此外,他们还有着锦衣玉食、香车宝马可供享乐,他们会真有心思为楼下一棵因他而来的桂花树浮想联翩,继而重新拾起丢失许久的诗意来吗?他们肯为那郁郁花香开启他们戒备森严的窗吗,哪怕片刻?他们果真是因为爱它而把它们迁移至此吗?

他们只是在囚禁一棵花树,他们并没有闻到花香。花香是藏不住的,所以你无法囚禁它,永远无法将它据为己有。

和这些人相反的,有位退休的教师,好音乐、好花草,犹爱桂花。若在大街小巷行过时闻到桂花香,一定会循着花香一路跑去,直到站在花树下深深吐纳,让满心喜悦尽情释放。

他在楼下花坛种下一棵桂花树,浇水松土,朝夕相对。可是没过太久,桂花树被人连根盗去。邻居们无不以为他会懊恼至极,但他没有。他笑笑说:“来偷的人也一定是爱这花的人,定会好好待那棵树。只要它在散播花香,又何谓长在哪里属于谁呢!”

这位教师应该是真正的爱花之人,他知道花的香气是给爱它的人散放的。

我在检察院的同事老沈不仅案子办得好,花也养得好。他办公室里的那些花,在他的侍弄下,个个精神饱满意气风发。

那段时间,我的家庭和事业都不是很顺利,我对老沈说:“赶明儿帮我压一棵花吧,要那种能开大朵的,我要让这个死气沉沉的办公室灿烂一点。”

老沈没有应声,仿佛没听见一样,我也就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我看见他办公室里新置了一个花盆,里面有一棵小小的嫩芽,上面还扣着一个大罐头瓶子,瓶子里沁着花儿成长的汗水。我想老沈这人大概有些厚此薄彼,待人不公,要不怎么不给我压一棵花却给别人压了一棵?

在那棵花苗生出第一片绿叶的时候,老沈在配合公安机关抓捕逃犯的时候扭伤了腰,院里考虑他年纪也大了,就让他在家休息。可老沈还是隔三岔五地过来,不为别的,他不放心我们办案子,每次来都会提醒我们一些办案中应当注意的细节,顺便照看那棵幼小的花苗。他弯不下腰,端水时僵直的身子让人发笑。我就对他说我来替他照顾,可转个身都费劲的他就是信不过我,说年轻人毛手毛脚的,怕伤着花苗。

就在我整个人生都心灰意冷的时候,老沈把那盆水灵灵的花送给了我。他说这棵木菊本来就是给我压的,怕我照顾不好,只好等到它们的身子骨结实了一些再送给我。

我看到那憨头憨脑拼着劲儿生长的嫩苗,在阳光下英姿飒爽。尽管它还要很久才会绽放出花朵来,但我已闻到了暗暗浮动着的淡淡花香。

有善念的人,闻到的花香比一般人要多,因为那花香与他内心的花香形成了对流,在空气中缠绕,越聚越多。

看见夜里绽放的那朵花了吗?那是让我敬佩的花,在黑暗里兀自绚烂地绽放,不去羡慕白日的繁华。

一朵花,因为有了花香而生了脚,它依靠自己的芳香,自由走动,把它的爱传遍了天涯。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28458.html

有了梦想就不会感到疲惫

城市的幻象

告别印象主义

“苟且”宰相有远见

前世今生天注定

一颗善心就是一颗星

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嘴里的你是多少个版本

两个人的桃花源

排队,没那么简单?

一代宗师叶问

最新文章阅读

  • 白色的喜悦与哀愁

    白色是最“单纯”的颜色,一直深得各种文化背景的人们的喜爱。对那些白色的动物,人们也是钟爱有加。 人们如此青睐白色动物,从另一个侧面说明...

    意林2021-6-6
  • 这个字念啥

    办公室哲学是很有讲究的,特别是面对上司时,一举一动都要小心谨慎。可是,一味的奉承就是对的吗? 小刘在大华集团公司机关办公室从事文字工作,是个典型...

    故事会2021-6-6
  • 虚耗的时间

    我一直怀疑我们虚耗的时间比用得有价值的时间多很多。人人都知道时间宝贵,人人却都在浪费着时间。 试计算一下,你虚耗在等候上的时间有多少?等车,等船...

    人生感悟2021-6-6
  • 木和炭

    男女间的感情,可以以一种十分奇妙的方式存在或进行。成年男女,经历了生活的风霜,不像少年男女那样狂热而不计较周遭的一切。但是成年男女的感情更深邃...

    意林2021-6-6
  • “沙漠绿洲”和“海市蜃楼”是怎样形成的?

    烈日炎炎,炙烤着戈壁大地,浩瀚的沙漠上,蒸腾着滚滚热浪。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也没有一点风。一支干渴的骆驼队艰难地行进着。突然,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 归来的温馨

    我的住所幽深,院内树木繁茂。久别之后,房子的许多去处吸引我躲进去尽情享受归来的温馨。花园里长起神奇的灌木丛,散发出我从未领受过的芬芳。我种在花...

    读者文摘2021-6-6
  • 赚钱的辩证法

    我从前的导师请我给她的学生做督导。一开始是不收费的,最近按照要求开始收费了,自然是象征性的,比我实际工作的价格低很多。但这样之后,我的体验并不...

    意林2021-6-6
  • 平铺而无力的社会

    中国社会自宋以下,就造成了一个平铺的社会。封建贵族公爵伯爵之类早就废去,官吏不能世袭,政权普遍公开,考试合条件的,谁都可以入仕途。 这种平铺的社...

    读者文摘2021-6-6
  • 王莽的棋局

    做人难,做中国农民更难。 按照现在的说法,古代中国的农民绝对是弱势群体,他们肩负着缴纳国家绝大部分税收的重任,在官府中却没有选票,也没有自己的新...

    读者文摘2021-6-6
  • 从钱穆那里选定人生道路

    我曾对钱穆不以为然,尤其是他身上那种老派的不现实。 这种不以为然也许能追溯到上小学时,在杨绛的散文《车过古战场》中,我第一次读到了钱穆,他看起来...

    读者文摘2021-6-6
  • 安慰剂等两则小故事

    有一类药叫安慰剂,本身没有什么明确治疗效果,但如果有权威人士告诉你它有效果,你吃下就会感觉好些好很多。 例一:有个小伙子口舌生疮大便干燥心慌气短...

    人生感悟2021-6-6
  • 王树彤:创业这活儿停不下来

    王树彤一直停不下来。从小跑步跑到别人害怕,不愿意和她一起跑了;创业也停不下来,她希望创到绝地逢生,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这是王树彤离开清华的...

    意林2021-6-6
  • 蓝色灯光下的美丽人生

    日本水户市铁路局,一名年近六旬的铁路守道工扎尔枝子像往常一样巡夜,这是他坚守了近四十年的职责,他的父亲当年将这个职责郑重地交到他的手中,一本正...

    意林2021-6-6
  • 你的信任去了哪里

    陌生人是“大灰狼”? 上海有个调查,上海居民仅有不到2%的受访者表示会让陌生人进家门。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陌...

    意林2021-6-6
  • 王安石输给了谁

    纵观中国数千年历史,改革的失败,一般都是因为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抗。但也不尽然,比如北宋熙宁年间王安石的变法,它的阻力一方面来自既得利益集团,另一...

    青年文摘2021-6-6
  • 门为谁开

    跟儿子聊天时,儿子说他的一个朋友在谷歌得到了一份工作,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的崇拜。 他的朋友是这样得到谷歌工作的:偶然一天,他在大学校园的广告栏里...

    青年文摘20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