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斌:男人是这样炼成的

读者文摘 日期:2020-2-17

有人说屏幕上的陈建斌憨厚,率真,爷们儿,而屏幕下的陈建斌则笑称自己是“沉默,笨拙,矛盾”。然而这个号称是“天底下最不八卦”的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超级故事呢……

从“运动健将”到“文艺青年”

1970年,陈建斌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是地地道道的新疆人。陈建斌的父亲是国家第一代摩托车运动员,拿过全运会摩托车比赛的铜牌,是个运动健将。从小在体委院里长大的陈建斌和院里那些从小玩到大的孩子一样,特别想当运动员,觉得当冠军是天底下最光荣的事情。当时大家的想法只有两个,一个是当运动员,另一个是考北京体育学院。

上小学和中学期间,陈建斌练过乒乓球,练过速滑,每天都和两个姐姐到体校去训练。不过对于调皮捣蛋的陈建斌来说,与其说是去训练,不如说训练完发的巧克力对他更有诱惑力。上了高中之后,他的想法渐渐发生了转变,开始喜欢上了文艺。于是陈建斌什么片子都看,经常旷课去看电影,每天背着书包出门直接就奔到电影院。那时候电影院是不检票的,大家都可以进,进去之后再抽查,幸运的是陈建斌从来没有被抽查过,所以他就一场一场地蹭免费电影看,光《红高粱》他就看了有十几遍,也正是这部电影让陈建斌第一次下定决心要当一名演员。在看《红高粱》之前,他觉得电影里的东西都是假的,电影和生活是没有关系的,包括电影里的那些演员跟普通人都是不一样的,男的都得是浓眉大眼,长得特英俊,女的都得特漂亮。所以他觉得电影根本不是像他这样的人能做的,直到看到了姜文的表演之后,陈建斌发现原来电影是可以这样的,原来还可以这样做演员,当时他心中就萌发了当演员的念头。

高中毕业后,学习不算好的陈建斌成了待业青年,但他并没有和同伴们呼朋唤友地满街闲逛,而是天天泡群众艺术馆,在那里学表演,学唱歌。面对中央戏剧学院在当地招生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已两年没上学的陈建斌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日没夜地苦读了四个月,竟然就考上了。

1990年,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的陈建斌第一次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从来没有到过北京的他一下火车就被偌大的北京城给镇住了,皇城根的博大一下子深深地吸引住了他。如果说北京带给了他百分之百震撼的话,那么中戏那皇家学府的气势和戏剧最高学院的神秘感则带给了陈建斌百分之二百的惊叹。

命运的转折

陈建斌笑称自己只有“两头”是好学生,一头是上小学时,一头则是上了大学后。确实,一头扎进戏剧大门的陈建斌如鱼得水,学习热情空前高涨,是个十足的优等生,也是个对专业特较真的学生。

大学时有两件事对陈建斌的人生影响深远。上大一的时候,刚学表演的他内心很脆弱,一次他认为比较好的作业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可,他一整天情绪都很低落。傍晚躺在宿舍里,他突然听见楼下有人找他,下楼一看是自己的老师。原来这位老师下班后骑自行车回家,都走了一半,又觉得今天这个学生情绪不好,应该再对他说些什么。作业的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希望一个学生因为一点挫折而影响了创作热情。当时陈建斌被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也是他最后决定留校任教的原因之一。

第二件事是他刚来学校时,一天下午,从学校花园那里传来“恩雅”的音乐声,美妙动人。陈建斌循着音乐声来到花园边,看到是88班的郭涛他们在排萧伯纳的环境戏《武器与人》。一时间,他被这种神秘的艺术气氛感动了。从此他迷恋上了戏剧,和同学们排戏,和老师谈戏,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晚饭前看食堂门口又贴出今晚演什么戏,然后早早地吃饭、看戏。

大学四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对于陈建斌来说,这是他人生最快乐的岁月。没有名利的诱惑,没有生活的负担,有的只是对艺术的追求,对戏剧的狂热。

毕业临近,按照规定,属于定向生的陈建斌毕业后要回到乌鲁木齐话剧团工作。为了能够留在北京,很多同学都挖空心思找门路,但陈建斌却早早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不是他不想留在北京,而是不想无名无分地赖在北京,家里的经济情况也不允许他“漂”。这个沉默而又执拗的大男孩毅然选择了离开,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此放弃了自己的梦想,而是静待时机,准备名正言顺地再次杀回北京。

然而,本想回到乌鲁木齐话剧团要先小试牛刀的陈建斌,却第一次被残酷的现实打击了。那是他人生中最郁闷的时期,剧团根本没有话剧要排,整天没事做,陈建斌感觉自己四年大学所学的东西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场。毫无用武之地的他每天就像困兽一样,觉得自己一身的劲却怎么也使不出来。经过一年的痛苦挣扎,他终于决定杀回北京,那里才是自己的舞台,只有那里才能让自己尽情地发挥。

虽然陈建斌上大学时的成绩非常好,很多老师都想要他当自己的研究生,可他的英语特别差,而英语又是每一个艺术类考生必过的门槛。他担心自己考不上,但是只有考上研究生才能够再一次名正言顺地回到北京。

1995年的研究生考试快开始了,陈建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又一次踏上了进京的火车。正是这次北京之行,他见到了影响自己一生的人,而正是这个人的几句话,几句鼓励,再一次改变了他命运的轨迹。这个人就是姜文。

陈建斌的老师也曾经是姜文的老师。陈建斌上大学时出演的一次话剧姜文看过,那时他就很欣赏陈建斌,并一直想找机会认识认识这个才华横溢的小伙子。陈建斌来北京考研究生的第一天,姜文就找到他,并请他吃饭。姜文当时已经是著名的演员,刚刚拍完《阳光灿烂的日子》,而陈建斌只不过是新疆来北京考学的小演员而已,受到姜文的如此礼遇,让初出茅庐的陈建斌感动万分。席间,姜文与他边吃饭边说:“我觉得你挺棒的,别放弃!”姜文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给了陈建斌莫大的鼓励和勇气,受到自己偶像的肯定,对于一个对自己并没有过多自信的年轻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从那一刻起陈建斌更加坚定起来,一定要混出个样来!

三天的研究生考试终于结束了,陈建斌背上行囊又回到了乌鲁木齐。等待是一种煎熬。也许上天真的觉得他就是吃这碗饭的,一定要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回北京。英语考试许多都是蒙的,他竟然意外地收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

那是1995年6月10日,那天他们家正好安电话,工人来了,家里没有饮料了,陈建斌的妈妈说你出去买饮料吧。到了小卖部,陈建斌就看到父亲急匆匆地从他们单位的院子里出来,看到他后说“有你一封信”。陈建斌拆开一看,是通知书,说他考上研究生了。当时陈建斌连钱都顾不上找就奔到家里,脱光膀子让母亲给他照了一张相。陈建斌说:“如果说在那之前我的生活特别盲目的话,那么从那一张照片开始,我眼前的世界就变得清晰了。”

梦想照进现实

上了三年研究生,陈建斌在图书馆里泡了三年,没戏演的他每天就躲在图书馆里思考贝克特、契诃夫式的问题,慢慢体会着莎士比亚的焦虑。这段时间里他研读了大量的大师剧本,契诃夫的《万尼亚舅舅》、莎士比亚的悲喜剧……图书馆几乎成了他的练功房。

1997年,孟京辉找到了快要毕业的陈建斌,邀请他主演话剧《爱情蚂蚁》。这部戏是二人合作的第一部话剧,好评如潮,这让从1994年到1997年三年没有拍戏的陈建斌信心大增。这部戏之后,陈建斌马上又和姜文、林兆华等人开始了一系列的合作。年底的时候他又和孟京辉排了那部著名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排那部话剧的时候,他的感觉和自信一下子找回来了。虽然陈建斌在电影方面的运气不是很好,但是他演话剧的运气非常好,当时与他合作的导演全是华人圈里最牛的导演,孟京辉、姜文、林兆华,还有赖声川等等。顶尖级别的话剧熏陶为陈建斌打下了坚实的表演基础。

1999年,孟京辉的妻子廖一梅专门为陈建斌量身定做了话剧《恋爱的犀牛》,然而陈建斌却只在它的第100场演出中客串了群众丙。排演《恋爱的犀牛》时,陈建斌刚刚研究生毕业并留校任教,但是学校并不能解决住处,陈建斌必须到外面租房子住,而一个月的房租就要800块钱,这对于当时工资不高的陈建斌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而此时正好电视剧《我亲爱的祖国》找到他,想让他出演男主角。虽然报酬并不丰厚,但是对于当时的陈建斌来说也是笔不小的数目了。在艺术和生存二者间,陈建斌无奈地选择了后者。

陈建斌找到孟京辉,告诉他自己演不了这部戏了。起初孟京辉完全不能接受,起身就走了,听都不听,毕竟这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戏啊!之后他们各自回去考虑了好几天,再谈的时候陈建斌对孟京辉说,他实在扛不下去了,必须去拍电视剧。最后孟京辉无奈地答应了,说完二人起身,向着各自不同的方向走去。陈建斌回忆说:“当时的情况特别悲壮。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拍电视剧了。”

坚实的话剧底子让陈建斌一触电便如鱼得水。这些年陈建斌主演了不少影视作品,像《永恒恋人》、《关怀》、《结婚十年》、《穿越激情》、《菊花茶》等,都引来了观众的好评,特别是他和徐帆主演的《结婚十年》,播出后轰动一时,使他在经历了话剧的大红之后,在影视剧这个圈子里也大紫起来。2004年,他还因为这部戏摘走了飞天奖最佳男演员奖和金鹰奖优秀男演员奖。

在此之后,陈建斌终于赢来了自己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部戏胡玫导演的《乔家大院》,这部戏不但让陈建斌演出了自己从影以来最优秀的角色之一,而且让他不打不相识地收获了自己的人生伴侣蒋勤勤。

如今已经升格当了爸爸的陈建斌比以前更多了一份男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说:“孩子的降生是非常非常能改变我的生活的,我看到他的时候,觉得什么电影电视剧啊,人类所有的文化艺术加起来,也比不上一个孩子的小手指头,他的力量就是那么大!”

从新疆到北京,从体校到中戏,从孤傲的单身男人到事业爱情双丰收的顾家男人,陈建斌完成了作为一个男人的人生转变,赢来了自己人生当中最灿烂的季节。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24545.html

陆毅:男人不坏,女人更爱

读人

沉默比反击更有力量

世界上又少了一对孤独的人

你的爱值多少钱

夏季诅咒

牵手间,被儿子感动

生态人生

标点人生

最新文章阅读

  • 惩罚原来也可以换一种方式

    在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省的首府格拉纳达,有个叫埃米利奥·卡拉塔尤德的人,自1988年以来一直担任未成年人法庭的法官,他为自己确定的目标是给那些出...

    青年文摘2020-2-18
  • 凡人偶得

    只要有人对你说他忙,就等于向你宣布你对他不重要。 如果一个人什么生活嗜好都没有,那么千万不要和他做朋友。 朝一个方向前进,差不多总是以从另一个方...

    读者文摘2020-2-18
  • 郑渊洁挑战挫折

    读小学的时候,老师出作文题《我长大了干什么》让全班的学生写,别的同学写的几乎都是骇人听闻的远大理想,郑渊洁干脆另辟蹊径,选择的职业很极端,说自...

    读者文摘2020-2-18
  • 比较,让我们遗失了自我

    我们都是在比较中长大的。我们的教育认为,比较才有竞争,因而我们从进学校之后,就不知不觉变成斤斤计较的人。 一直赢的人,因为怕输而承受很大的压力;...

    人生感悟2020-2-18
  • 洋洋盈耳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洋洋盈耳 【汉语拼音】yáng yáng yíng ěr 【近义词】:悦耳动听 【反义词】:不堪入耳、对牛弹琴 【成语出处】《论语&...

    成语故事2020-2-18
  • 一个小时零一秒之后呢

    有个年轻人在一条商业街刚开了一家饭店。这条街上饭店众多,竞争激烈,于是年轻人提了一些投机取巧的建议。他的老父亲却主张诚信经营。年轻人不听:&ldqu...

    人生感悟2020-2-18
  • 双赢

    袁诚的梦终于实现了! 开业第三天,袁诚望着忙碌场景,望着满地红红的炮竹纸,心里暖洋洋的。开业鞭炮的炮竹纸一直不扫,是袁诚刻意交待的,像家乡的过年...

    故事会2020-2-18
  • 给冰川盖一张毯子

    不久前,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公布了对罗纳冰川多年来的观测和模拟计算结果,结果显示罗纳冰川极有可能在50年后融化50%,而到2100年前后,这个罗纳河的发...

    意林2020-2-18
  • 那些父亲

    一篇写新生入学的文字里这样写道:“送孩子报到的,若不是全家出动,那多半来的是父亲。我一直想不通,他们为何如此相似:脸庞黝黑,沉默不语,坚持...

    青年文摘2020-2-18
  • 生命的姿态

    我有一张著名小提琴家伊扎克·帕尔曼(以下简称帕尔曼)的小型海报。那是一张帕尔曼专注拉小提琴的半身特写,他精神昂扬,完全看不出小儿麻痹症留...

    人生感悟2020-2-18
  • 每一段岁月都值得感激

    我不是一夜之间胖起来的,但是我却仿佛在一夜之间被肥胖给毁灭了。 那是几年前我更加年轻的时候,我和我的第N任男朋友在饭店里吃一顿丰盛的自助餐。我在...

    青年文摘2020-2-18
  • 穷心

    我前排的屋子里搬来了一位拾荒者。他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留着长发,戴一副破旧的黑框眼镜,穿着破烂不堪的牛仔裤,颇有摇滚艺术家的感觉。 他蹬一辆三轮车...

    意林2020-2-18
  • 爱惜

    爱惜,不是爱,不同于爱,也不是惜,也不同于惜,就是爱惜。小时候端起饭碗,很郑重,记得要把碗端牢,别摔破了;喝水要把杯子柄捏好,别摔破了。这就是...

    青年文摘2020-2-18
  • 当我们羡慕别人时,我们在羡慕什么

    我们都很羡慕保罗,尤其当他穿着考究的西服对我们微微一笑的时候。 他的笑容很真诚,绝不含有那种上层人士仅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风度而无处不在的优越感。他...

    意林2020-2-18
  • 如此孝子

    老王和老孙都在养老院,两人同居一室,天天下棋、聊天,很快成了親密的朋友。 老王有一个儿子,十分孝顺,知道父亲爱泡澡,工作再忙,每月也会抽出一天时...

    故事会2020-2-18
  • 我期待

    我期待,初春的午后会飘起一场细雨。 雨是心底荡开的涟漪,眼里泛起的潮湿,肌肤渴望沐浴的清凉。这样,心中的牵挂和思念,就不会那么热烈。 我期待,雨...

    读者文摘202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