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好的幽兰

读者文摘 日期:2021-6-8

幽兰两个字读出来,是有一种清香的。

有些文字,天生是带着植物的气息的,那么干净,那么透亮,脉络清晰。

他告诉我,“你知道么?胡兰成后来葬于日本,墓上只两个字:幽兰。”

心里一惊,这两个字,在别人看来,也许倒是污辱了这二字。因为胡兰成口碑实在是差,几乎九成是骂。但越读他,亦越迷他他文字倾情,花不沾衣,幽兰动早,少年就老掉了。

“幽兰”二字给他,是绝配。

美,惊动光阴天地了,人间慈悲,是过尽了千帆,仍然有幽兰之心。越老,越活出一种幽兰之境。

人说空谷幽兰。

那绝境处才是空谷。

低微,空无……是八大山人水墨中的孤山与凋枝,是四僧笔下的静寺与孤僧,是那春天一回头在人群中看到白衣黑裤的少年。

多少佳篇美辞说过幽兰?说出的幽兰还有芬芳,而说不出的幽兰,是在早春里,一个人,做一朵自由行走的花,愈行愈远愈无声了……

听班得瑞的《安妮的仙境》,想必里面是有幽兰的,那音符是安静的。

有一次和冬、虹去天津的大胡同,又脏又乱的电梯间,刹那间听到了仙乐。是恩雅的声音。早春,海河上的冰还没有化,很多无所事事的男人在钓鱼。恩雅的声音像早春的幽兰,仙风道骨,连一点人间烟火气也不想赐予。可是,足够了!在这又乱又热闹的大胡同里,突然听到恩雅,仿佛神同在。

倒极爱这烟火里的幽兰了。

幽兰还是,月白风清的晚上,一个人,点了一支烟。抽或不抽,不重要。与时间做缠绵的情人。懒懒地倒在蓝色的沙发垫上,笑到万籁俱寂。自己和自己缠绵成一株别样的植物。最好是兰吧。有清凉的懒散和美意,有些许的孤岚和寂好。似读六朝的古书,没了年龄,没了性别,亦没有时间……

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但真气之人甚少。天地茫茫,水太浊,人亦太浊,那真气游荡着,不易附于人身。

深情亦少,慢慢地冷漠麻木,慢慢地变成僵硬的死的一块石头或木头。不为所动。哪怕爱情。

不,一切不是浮云。

那真心的花儿,那为谁刮起的一夜春风,那耀眼的花蕊,那密密麻麻的美丽,那不动声色的爱与哀愁。

笔笔存孤,迷恋崇尚生气、真气。张岱又说:"盖文之冰雪,在骨,在神。"人又何尝不是?那幽兰,是一脉蓝幽幽的骨骼,伸展着,散发着妖一样的媚。

如果光阴把一切席卷而去,最后剩下的,一定是一抹幽兰。

如果爱情把一切席卷而去,最后留下的,也定是带着蓝色记忆的最初的心动。

幽兰的本性,就是真心。就是无意间的那个好。

幽兰是曲终人散后,江上数峰青。那数峰青中,有人是最青的那一枝,尽管素面薄颜,难掩干净之容,似纤手破开新橙,有多俏,有多妖,亦有多么的素净与安好。

那心底深处的幽兰,其实早就见到过无限的美、无限的妙。天地空间,宇宙茫茫,曾经似《圣经》中《出埃及记》那样,一意孤行的浩瀚汹涌磅礴……米开朗琪罗画那些穹顶壁画,画那些《圣经》中的美与寂静,年年如此,再下来时,背已驼掉了,但他的心中,长满幽兰的清草。

到欧洲的人,去看那些穹顶时,往往被震撼到无语。

陈丹燕在欧洲系列散文中写过一句话:"颓败但有一种直指人心的美。"这句话真好,幽兰就是这种味道。

明明过期了,明明颓败了,然而天地大美见过,甜腻也见过,辛酸也尝过……是时候收梢了。是时候和所有的过去道一声晚安了。

就这样感觉到光阴的脆弱。以幽兰之心像陆小曼的晚年,受尽了一生的颠簸与流离之后,把前半生的奢华用后半生的寒酸来偿还。素衣裹身,冷心缠绕,哪管别人冷箭射来,不发一言。她的晚年,把自己过成一朵看似妖柔实则敦厚的兰花,不卑不亢之间,完成了人生的轮回。

就像张岱,是这个世界最懂的看客。

站在地下,看高台上热烈的演出完毕,驾着自己的夜航船,去西湖的湖心亭赏雪了。

幽兰!

我们,穷尽一生,不过是走向内心的幽兰走到了,推门进去,看到自己内心里,那浩瀚的,温暖的故乡。

涕泪潸然,这幽兰,鲜艳着天意说不出,说不出呀。只闻一语,便石破了,天惊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20831.html

给女儿一张信心的试卷

火车的寓言与孤独灵魂的旅行

解读双重遗忘

愿给学生游戏做靶子的教授

所有的灯都熄了

李亚生:手造一辆“威利斯”

人生博物馆

等一等父母

郑恺:青春做伴,正在路上

阅读记

最新文章阅读

  • 黄永松:四十年守望民间

    也许你没听说过黄永松,但你一定知道“中国结”。 说到黄永松,不能不提到《汉声》杂志,还有这本杂志的发起人吴美云。那是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女...

    读者文摘2021-6-8
  • 寂好的幽兰

    幽兰两个字读出来,是有一种清香的。 有些文字,天生是带着植物的气息的,那么干净,那么透亮,脉络清晰。 他告诉我,“你知道么?胡兰成后来葬于日...

    读者文摘2021-6-8
  • 假如傻瓜也能活得好

    怎样才算一个好的时代,一个良性的优美的时代?我的标准是:假如傻瓜也能活得好好的。 除了周全的福利制度免其衣粟之忧,社会的游戏规则、人际关系、程序...

    读者文摘2021-6-8
  • 陷阱:1000美元如何拍卖成2050美元

    某个酒会上,塔克先生从口袋里掏出1000美元,向所有来宾宣布:他要将这1000美元拍卖给出价最高的朋友,大家相互竞价,以50美元为单位,到没有人再加价为...

    意林2021-6-8
  • 陈丹青:书是自己的房间

    抄书、偷书、借书、还书,是我们青少年时代大约有过一点求知欲的青年共同的记忆。“我们这拨人”书单,有俄国的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契...

    青年文摘2021-6-8
  • 《四风之害》观后感怎么写

      第一篇   根据学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具体安排,我校组织党员干部集体观看了专题片《生命线》和《四风之害》,基础教学党委也组织全体党员观看...

    观后感2021-6-8
  • 我给儿子借个爹

    在波士顿居住十年后,老公因病去世,我把感情之门紧锁,一头扎进课题研究中,事业带来的成就感可以让我感到满足。没想到,儿子进入青春期之后,频频和我...

    读者文摘2021-6-8
  • 10岁盲童给欧洲议会当翻译

    2011年4月,欧洲议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欧盟成员国的代表汇聚一堂,西装革履的他们,说着五花八门的语言,只有通过翻译才能顺畅沟通。半圆形...

    意林2021-6-8
  • 随礼协议

    我有个发小叫全勇先,在高中毕业以前,我们形影不离,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他留在当地继续放猪。大学毕业后,我还在为生计奔波时,...

    意林2021-6-8
  • 走失在夏末的碎花长裙

    你喜欢看落日吗 阳春三月的北京乍暖还寒,徐嘉洛穿着厚厚的夹克,腋下夹着一本书,人缩成一只鸵鸟走在风里。路上。他看到了远处楼上的花花草草,很艳,红...

    青年文摘2021-6-8
  • 给老外设计“个人品牌”:马晓莉的另类商机

    时下,来华工作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很多老外都喜欢给自己取个中文名,作为“个人品牌”。这看似容易,其实是个智慧含量很高的活,合肥女孩马晓...

    意林2021-6-8
  • 玉鸡蛋

    清朝时候,扬州有个富商夫人,姓刘,人们都叫她“刘寡妇”。她虽被称作寡妇,丈夫却并未亡故,原来这个“寡”的意思,不是寡妇的寡...

    故事会2021-6-8
  • 删个电话没了家

    最近认识了一批学车的朋友,我们彼此互留电话号码。当我想保存它们时,发现电话簿已经满了。 早在前些时候,我就整理了电话簿。那些换了号码的,那些临时...

    读者文摘2021-6-8
  • 婚姻中靠谱的幸福公式

    一 我和老公都是省城的高中老师,唯一区别的就是他是普通中学的老师,我是职业中学的老师。近些年来,由于观念一直没有转变,很多家长和学生一直认为读大...

    青年文摘2021-6-8
  • 笑星冯巩的智力拼图

    那年,头发花白、年迈体衰的冯妈妈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被送进医院抢救之后,经过医生的诊断,确定冯妈妈患的是脑梗死,刚入院那阵,冯妈妈就曾陷入了四...

    读者文摘2021-6-8
  • 中国人生活的中心是“肉身”

    与西方人或拉丁人不同,中国人把个人看作是一个“身”,也就是一个身体,对于中国人来说,身体比心灵或者灵魂都更加重要,所以中国人特别注重...

    读者文摘202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