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文摘 / 微笑

微笑

读者文摘 日期:2024-6-21

西班牙内战时,我参加了国际纵队,到西班牙参战。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我不幸被俘,被投进了单间监牢。

对方那轻蔑的眼神和恶劣的态度,是我感到自己像是一只将被宰杀的羔羊,我从狱卒口中得知,明天我将被处死。我的精神立刻垮下来,恐惧占据了我的全部身心。我双手不住地颤抖着伸向上衣口袋,想摸出一支香烟来。这个衣袋被搜查过,竟然还留下一支皱巴巴的香烟。因为手抖不止,我送了几次才把它送到几乎没有知觉的嘴上。接着,我又去摸火柴,但是没有,都被搜走了。透过牢房的铁窗,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看见了一个士兵。他没有看见我,当然,他用不着看我,我不过是一件无足轻重的破东西,而且马上就会成为一具让人恶心的尸体。但我顾不得他怎么想我了,我用尽量平静的、沙哑的嗓音一宇一顿地对他说:“对不起,有火柴吗?”

他慢慢扭过头来,用冷冰冰的、不屑一顾的眼神扫了我一下,接着又闭了一下眼,深吸了一口气,慢吞吞地踱了过来。他脸上毫无表情,但还是掏出火柴划着火送到我嘴边。

那一刻,在黑暗的牢房中,在那微小又明亮的火柴光下,他的目光和我的目光撞到了一起,我不由自主地咧开嘴,对他微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他笑,也许是两个人离得太近了,一般在这样面对面的情况下,人不大可能不微笑。我知道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反应,他一定不会对一个敌人微笑。但是,如果在两个冰冷的心间,在两个人的灵魂间撞出了火花,我的微笑对他产生了影响,在愣了几秒钟后,他的嘴角开始不大自然地往上翘。点着烟后,他并没走开,他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露出了微笑。

我一直保持着微笑,此时我意识到他不是一个士兵、一个敌人、而是一个人!这时,他也好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我。他的眼中流露出人性的光彩,探过头来轻声问:“你有孩子吗?”

“有,有,在这儿呢!”我用颤抖的双手掏出皮夹,拿出我与妻子和孩子的照片给他看。他也赶紧掏出他和家人的照片给我看,并告诉我:“出来当兵一年多了,想孩子想得要命,要再熬几个月,才能回一趟家。”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我对他说:“你的命真好,愿上帝保佑你平安回家。可我再也不能见到我的家人,再也亲吻不了我的孩子了……”我边说边用我脏兮兮的衣袖擦眼泪、鼻涕。他的眼中充满了同情的泪水。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把食指贴在嘴唇上示意我不要出声。他机警地、轻轻地在过道上巡视了一圈,又掂着脚尖小跑过来。他掏出钥匙打开了牢门。我的心情万分紧张,紧紧地跟着他贴着墙走,他带我走出监狱的后门,一直走出了城。之后,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往回走了。

我的生命就这样被一个微笑挽救了……